第一章

悔改和上帝的呼召

你该知道,末世必有危险的日子来到。因为那时人要专顾自己,贪爱钱财,自夸,狂傲,谤渎,违背父母,忘恩负义,心不圣洁,无亲情,不解怨,好说谗言,不能自约,性情凶暴,不爱良善,卖主卖友,任意妄为,自高自大,爱宴乐不爱神。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的实意。这等人你要躲开。(提摩太后书31-5)

当上帝呼召我传福音时,我拒绝了。我有自己的计划和打算。我常常对一些和我年龄相仿的年轻人说:"我真是不能理解你!"我想,他们也不能理解我。当他们和女孩约会,亲吻的时候,我说"我宁可去赚钱也不做那样的事。"所以当他们和女孩子约会的时候,我在赚钱,钱对我来说比女孩子要更重要。我的座佑铭是:金钱第一,其他次之。但是那时,主耶稣基督进入了我的生活。

我们有一个很好的牧师,他讲道比我们认识的任何其他牧师都要好。我们这些孩子喜欢把糖果带到教堂里面,布道开始,我们要么就睡觉,要么就吃糖果。但是当这个牧师来的时候,这种情况就改变了。他讲道非常有意思,并且最好的是,时间非常短,这是我们最喜欢的。还有,他非常了解我们这些孩子。比如复活节的时候,在Pietermaritzburg有赛车,我们就去求牧师让他的缩短布道时间,这样我们就能去看赛车了。他就只讲十分钟或者十五分钟,所以我们都一致认为:"他真是一个适合我们的人!"

但是事实上这位牧师是一个很不快乐的人。在神学院的时候,他的成绩比任何其他人都要高。他很有天赋,但心中却没有平安,因此决定去学神学,希望问题能由此得到解决。但是他在欧洲学习了很长时间之后,依然没有得到平安。后来他还是决定回到非洲做一个传教士。教授很不理解,问他说,"你为什么想回到非洲去呢?那里不需要你这样的人。留在这里吧,别把你的才华浪费在非洲。"

他开玩笑的回答:"您知道,南非有很多弯弯的香蕉,我要把他们弄直。 "

但回到自己的国家后,他心中仍然一片混乱。他非常努力的尝试去克服这种不安,但是最后的结果却是他几乎精神崩溃,医生建议他最好暂时放弃他的事工。在绝望中,他向在比陀利亚的一位传道人求助。

事实上,他对自己的传道工作感到灰心,因为在他已经听到了很多关于他的恶毒的谣言。

然而,人们诋毁一个人通常是一个好的迹象。因为圣经里面说:"人都说你们好的时候,你们就有祸了。因为他们的祖宗待假先知也是这样。"(路加福音626)当上帝特别的使用一个人或者特别的在一个地方动工的时候,魔鬼并不会静默。那么,现在,一个普通的传道人怎么来帮助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呢?这个有真正信心的传道人通过祷告来帮助他。当他对这个来访者说话的同时,他在心里对上帝说:"主耶稣,我求你的能力冲破这一切。"

当他们一同跪下祷告的时候,这个牧师感到有光射入,打破了黑暗。在那个时候,他突然意识到,他从来不知道上帝在他的心里,在他的生命里。他像孩子一样求上帝来到他的心中,接着,当他站起来的时候,就像奇迹一样,他觉得他是一个全新的人了,灵里充满了平安。

从那个时候开始,他的讲道改变了,很显然,他的生命被完全改变了。

当上帝在我们心中动工的时候,我们5个弟兄在一起。那个时候,我们去教堂是因为父母强迫我们。

我对自己说,"我长大以后要把这些关于宗教的东西扔得远远的。"但是上帝在我长大以前,以他的恩典走进我的生活,有一个星期天,当我在教堂里,我突然意识到,我是一个大罪人,我需要耶稣基督。

每一次离开教堂之后,等不到回家我们弟兄之间就开始争吵。我也常常违背我的父母。我一次次地顶撞他们,想要按自己的方式做事情。但是,现在上帝告诉我,在他的眼中,这是罪。我流泪祷告:"噢,上帝,在教堂中,祷告的时候,唱诗的时候我说我愿意为你而活;但是在回家的路上,我就开始和别人争吵了。你知道我就是这样的悖逆。"早晨,晚上我都祷告,但是我的生命并没有改变。但是一点点的,我越来越意识到需要耶稣把我从罪中拯救出来,如果我不想下地狱,一定要从这些争吵和对父母的悖逆中走出来。

罪并不像许多人认为的那样,有大小之分。在雅各书210"因为凡遵守全律法的,只在一条上跌倒,他就是犯了众条。"在马太福音521-22

"你们听见有吩咐古人的话,说,不可杀人,又说,凡杀人的,难免受审判。只是我告诉你们,凡向弟兄动怒的,难免受审判。(有古卷在凡字下添无缘无故地五字)凡骂弟兄是拉加的,难免公会的审断。凡骂弟兄是魔利的,难免地狱的火。"

有一天,耶稣要按这些话审判世界!是的,即使我祈祷,去教堂礼拜,我仍然是一个失丧的罪人。上帝说"犯罪的,他必死亡。"(以西结书184) 无论一个人的国籍是什么,无论他是黑人还是白人,红种人还是黄种人。只要犯罪,就必定死亡,除非他认罪,并且不再犯罪。否则,我们就把上帝当作说谎的了。我对上帝说"主耶稣,我需要你!求你改变我的生命,把我从罪中拯救出来。"

第二章

与黑暗势力的斗争没有权柄的服事

在祖鲁族的复兴开始前的十二年,我一直是个传教士。我讲我心里最真实的感动,虽然我知道有些人不是这样做的。有些人说,你必须谨慎选择讲哪些内容,因为如果人们不喜欢你讲的信息,他们就不会再来教堂了。但是我对祖鲁人说:"你们要悔改,并改变生命。因为如果不这样做,你们就会下地狱。"

祖鲁人这样回答我:"我们知道你的意思,但是你必须要明白,基督教是白人的宗教,我们祖鲁人有自己的宗教。你的祖先都是基督徒,所以你也是个基督徒;如果你生在一个祖鲁家庭中,你就会像我们一样了。"

"基督教很好,我们也从西方文化中受益很多。你们为我们建教堂,建学校,但是基督教并不能满足我们,我们必须要坚持我们的传统,我们要拜我们祖先所拜的神。即使我们成为基督徒,当孩子生病的时候,我们还是会把他带到巫医那里,看孩子为什么生病,然后让巫师解除让他生病的咒语。"

"有人死了的时候,我们还是要为死者举行盛宴,接回他的灵魂,并且拜他的灵魂,因为逝者的灵魂会住在蛇的身体里。我们习惯把盛宴中的一个小的啤酒壶和一小块肉放在死者灵魂前(通常是在祖鲁人房子背后一块特别的地方)。

我曾经试图让他们明白,祖先崇拜是属魔鬼的,认识了耶稣就不再需要这种东西了。但是他们告诉我,他们有自己做事的方式,基督教对他们来说就好像泼在火上的水:熄灭了火焰,留下灼热的灰烬。这就是他们想要保留自己传统的原因, 因为在他们看来,他们的传统penetrated to the root of the matter

我的关于"有了耶稣就完全够了"的尝试都失败了。

一天我这样恳切的祷告:"主啊,求你在今天的聚会中与我同在。加给我圣灵的智慧和能力。让我用你的道和权柄告诉祖鲁人,你不只是白人的上帝,你是为全人类而死,复活,升到天上的神子。"

我非常谨慎的讲道,从旧约中先知们预言耶稣基督的降生开始。以赛亚(生活在耶稣基督降生前600年前)预言了童女生子。我告诉祖鲁人所有这些预言都已经成全了,并且耶稣基督为我们的罪死在十字架上,三天后复活,而使我们得到生命。

我对他们说:我们不用去敬穆罕默德。我们可以去他的坟墓,看到他的骨头仍然在那里。我们也不用敬拜佛陀,他已经死了,结束了。他们是死去的神。但是耶稣是活着的神。他的坟墓是空的,因为他从死中复活了。他升到天上,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他了。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藉着得救。对于所有肤色的人,只有一条道路:耶稣基督。他是道路,真理,生命。他不改变,他今天与2000年前一样。那时人们到他面前,所以今天我们也可以。

当讲道差不多结束的时候,一个年老的女人来到前面问我:"牧师,你告诉我们的都是真的吗?"

我回答说:"是的。"

"那么,耶稣,白人的上帝,真的像你说的,是活着的?"

"是的。"

"你能跟她说话吗?"

"当然。而且你也可以和他说话。我们把这叫做'祷告'。每个人都能祷告。"

"哦,"她说,"我真高兴我找到一个侍奉活神的人。我有一个已经成年的女儿,她完全疯了。你能求你的上帝医治她吗?"

我不知道说什么。我真是太傻了!我以为我在对这些祖鲁人说话,结果却把自己逼到一个角落里,没有留下一点退路。我怎么才能摆脱这种尴尬的情形呢?我不能简单的求上帝医治那个女孩。我该怎么办呢?面对这个头脑简单的异教女人,我能怎么办呢?如果她聪明一点,我能对她说:"你确定医治你的女儿是上帝意愿吗?"或者"有没有可能这是你要背的十字架呢?"或者"现在是上帝医治她的时间吗?"圣经中说这种问题可能是我们要背负的十字架,上帝有他的时间让我们卸下这样的十字架。但是如果我把这些解释给这个头脑简单的异教女人,她只会迷惑。因此我非常不知所措。我看起来依然非常镇静,没有表现出窘迫,问那个女人"你的女儿在哪?她在这里吗?"

"没有,她在家里呢。"

我放松了一点。我想如果有时间,我就能思考一下。"你住在哪?"

"不太远,离这一公里。"

"我们能开车到那吗?"

"能开到半路,剩下的路程需要走路。"

"好吧,给我一些时间,让我讲完,然后我和你去。"

在我们去他家的路上,她告诉我她是个寡妇,她的丈夫4年前去世了。她有这一个女儿,和一个已经结婚的儿子,在德班工作。当我们到她家的时候,我环顾她的小屋,又惊讶又沮丧的说"但是你没有告诉我你家是这样的!"

在简陋的房间里,我看见那个女孩坐在地板上,胳膊被铁丝绑在中间的柱子上。铁丝深深陷入她的肉里,血一直淌着,并且她身上有很多伤痕和伤口。有一些已经好了,但是有一些是新伤口。她疯狂的拉着铁丝,铁丝就深深嵌入她的胳膊。她不断说着一些外国语言,并且有的时候根本听不出她讲的是什么语言。

"她被这么绑着有多久了?"我问她的母亲。

"三个星期了,她日夜不停的说话,不吃不睡。我们给她吃的,她就把盘子扔到墙上。"

"但是你为什么不用软点的东西绑着她呢?用铁丝实在是太残忍了。"

"我们用了所有能用的东西。她把最粗的绳子都弄断了,然后逃跑,我们根本抓不住她。她跑到邻居家的田里,把白菜玉米那些蔬菜都拔出来。她破坏所有的东西。人们都怕她,男人们用棍子打她,放狗咬她。她还跑到山上不回来。"那个女人看着我,含着泪问我"你能想象有这么一个女儿,她的母亲心里是什么感觉吗?"

她接着告诉我她女儿的故事:"那个女孩把衣服撕烂,光着身子到处跑。她非常危险。她咬过一个男人,留下一个很大的伤疤。只要她咬住一个人,只要没有别人过来,她就不会松口。有一次她跑到一个学校里,孩子们害怕她,都从窗子跳出去。学校告诉我必须要采取措施避免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你看我的牛棚。我已经没有牛羊了。我把所有那些动物都献祭了。我没有杀的那些牛就卖了,把钱给巫医了。我已经没有钱了,我也没有任何力气了。"

她哭着用这些话结束了她的故事"您知道,我常常想用刀子割了我女儿的喉咙。我也常常想结束我自己的生命。但是总有什么拦阻我没有这么做。我的女儿会变成什么样子呢?没有人会来照顾她。现在我非常高兴找到了一个服事活神的人,可能我们还有希望。"

当那个女人说话的时候,我觉得我的心仿佛停止了跳动。我在心灵最深处向上帝呼求"主啊,你仍是古时的神,你不能做些什么吗?"我找到一些同工,把这个经历告诉他们。我让他们和我一起为这个女孩祷告。然后我开车到我父母的农场,让我父母找一个房间,让那个女孩住在那,好让我们为她祷告。我父母同意了,并且准备了一个房间。我和其他几个人一起把女孩接到了我父母的家中。

那个地区的每一个人,甚至整个部落都知道这件事。

我对我的同工们说:"看,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在为复兴祷告,但是直到现在复兴还是没有开始。也许这件事正是我们要点燃复兴之火的火柴。如果这个女孩被医治了,复兴可能就真正开始了,因为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个女孩:领袖,孩子,所有的人,不管年轻的还是年老的。如果这个女孩被医治了,这对我们的主耶稣会是多么大的一个胜利呢!这样,祖鲁人就能够明白耶稣是唯一的真神了。"

但是我们几乎不能把女孩带到那个装修得很好的房间里,她把桌子掀翻,又弄坏了椅子。我们被迫把所有的家具都搬出去,只剩下一张床。但是接下来,她试图把床垫中的弹簧拉出来,于是我们不得不把床也搬出房间,只剩下一个草垫和一条毛毯。接下来她开始破坏玻璃和窗户。几个小时之后,整个房间看起来就像一个猪圈,而且是有很多头猪住的猪圈。

我们日日夜夜为那个女孩祷告了三个星期,但是她并没有被医治,相反,我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女孩不间断地唱着邪恶的颂歌。有人建议我祈求耶稣的宝血,因为魔鬼会颤惊逃跑,但是依然没有益处。女孩反而开始亵渎咒骂宝血。恐怖亵渎的歌曲一再回响在屋子里,否认宝血的功效和耶稣的死,这只可能是出于魔鬼。

女孩总是全裸或半裸着坐在她的排泄物中,不断的咒骂。她光着脚跺脚,好像用锤子毁坏地板一样。她这样几个小时不停,吵闹的声音和亵渎的歌声从很远的地方就能听见。

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我们按圣经的教训去做,却没有任何功效。我们所经历的与圣经的教训不符。我感觉自己好像那些"世界上最聪明的人"――那些宣称没有上帝和创造者的进化论者。他们说几百万年前,或许几十亿年前我们都是鱼,那些鱼逐渐涨出了腿,它们不仅进化成青蛙,也进化成了猴子,那些猴子又因为什么原因没有了尾巴,开始变成人类。那个理论能够精确解释所有的细节,包括进化所需的时间。但是非常奇怪的是,缺环总是存在。很多年以前,据称一位史密斯教授发现了一种很久以前就灭绝了的鱼(coelacanth)他们相信这鱼能够填补一个缺环。但是令他们大失所望的是,这却不能被证实。这就是我的感觉:理论是正确的,但是实际上却行不通。

我该怎么做呢?回去告诉那个女人她的女儿没有被医治吗?那个地区的每一个人都知道我们这些基督徒在为那个女孩子祷告。他们听过我讲道"不要去找那些巫医,不要向鬼魂献牛和羊为祭。耶稣能在每件事上帮助你,到他面前去。"他们都等着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现在,基督徒们失败了。我们用尽所有的力量祷告:上帝啊,可能在这里受辱的并不是我们的名。人们不会说我们失败了,人们会说"是他们的耶稣失败了"。但是我们的祷告似乎并没有被垂听,我们的祷告没有得到任何回答。最后,我们放弃了,不得不把那个女孩送回去。

然后我祈求主说"上帝啊,我求你把我派遣到其他的地方去吧。我不能在这些人中间呆下去,给他们讲道了。我必须对他们说实话。我不能宣讲一些行不通的东西!我也必须对自己诚实,因为我也有心,我也要面对我的良心。"毕竟,我不能对那些人说上帝不存在,白人的宗教是毫无价值的。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我到其他的什么地方去。但是我对自己说,我再也不会那么愚蠢的讲道,让自己陷入这样的境地。

从那时起,我就再也不能相信圣经是上帝的道,以及圣经字句无误了。我想可能圣经的一部分是正确的,一部分不是。任何与我的经历以及我的想法不符的,我一概否认。我就好像一个傻子坐在王座上,判断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错误的。我可能会说"这一点在今天看来是合理的,那一点不太合理。那可能在两千年前是正确的,但是在今天就行不通了。一切都变了,我们不能期盼圣经中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在那些年里,我依旧传福音,有的时候几百人来到会里并且接受耶稣。然后我会在他们回家之前带他们作认罪祷告。我知道那些年轻人是什么样的,我也知道他们在家里都读些什么样的书籍。我知道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沉迷于色情杂志。我知道一些年轻人,他们每到书店,一定会去看那些裸体女人的照片,还有一些人甚至会去买那些照片,然后藏起来不让父母发现――所有这些年轻人都接受了耶稣基督作他们的主!

主耶稣和撒马利亚妇人在雅各的井边谈道说,凡喝这水的,还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赐的水就永远不渴。我所赐的水,要在他里头成为泉源,直涌到永生。(约翰福音413-14.我对自己说,这不是真的。世界上还有比基督徒更渴的人吗?一些基督徒甚至渴望那些令人厌恶的罪,并且如果他们不能公然犯罪,他们也会私下犯罪。他们有时会来到耶稣面前,喝水,但是他们仍然会渴。一些人吸烟,一些人喝酒,一些人犯奸淫,其他人做着其他一些属世的事情。孩子们问的父母,为什么他们不能去跳舞或者去电影院,像其他人一样的享受生活。父母用正确方法养育孩子非常困难,但是他们都是基督徒!

可能耶稣犯了错误,或者至少新约圣经的作者错了。可能约翰并没有准确地记下耶稣说过的话。我所经历的与圣经所记述的不同。这些年轻人来找我,我和他们一起祈祷,然后他们就接受了耶稣基督。但是他们仍然肮脏。他们的穿着与世界没有分别。但是圣经教导我们

不要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爱世界,爱父的心就不在他里面了。(约翰一书215)当你看到一个基督徒和一个非基督徒一起走路,常常并不能看出他们之间的区别来。但是圣经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罗马数122)我非常怀疑圣经中这些经文的真实性,因为我不相信圣经。我相信我所经历过的,看到的和听到的。

在那之后的六年中我继续讲道,在总共12年的服事之后,我来到Mapumulo,我仔细思想,回忆起上帝起初呼召我传道的时候。我岂没有说"主,如果我不传福音,我也不想在教会中play".但是我问自己"Erlo,在过去的12年中,你都作了些什么呢?"我不得不承认,我一直在play,我传福音12年,但是并没有带领12个人按照圣经的标准真正归向耶稣,并且行出来。我想起使徒保罗在提摩太后书31节和5节中说的你该知道,末世必有危险的日子来到。人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的实意。这等人你要躲开。我想,圣经中所说得有这种大能的人在哪里呢?我自己就没有。我不能这么做。我看到其他人显然在享受生活,他们赚钱,我自己呢,却是个贫穷的传教士,传一些根本没用的东西。

我把在祖鲁工作的同工聚集到一起对他们说"我就做到这里。我不能这样下去了。"可能我的问题也在于用神学的想法解释事情。我经常说,这些人没有按他们应该的方式生活是因为他们太原始了,没有经过多少教育。如果他们接受更多的教育,可能就更能明白真理了。但是有一节经文我总是忘不掉,我实在告诉你们,凡要承受神国的,若不像小孩子,断不能进去。(路加福音1817)每一个基督徒和每一个牧师都应该记得这一点。耶稣在马太福音183说,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若不回转,变成小孩子的样式,断不得进天国。耶稣说我们要像小孩子一样,并不是说我们应该很幼稚,而是在信仰上应该像小孩子一样。这是非常不同的。

耶稣的话对我放弃自己所有所谓"智慧",并且用小孩子的信心去读圣经起了决定性的作用。我问祖鲁人他们是否愿意每天参加两个圣经学习,早晨七点和下午五点。我说"我们读圣经,但是不解释任何东西,我们不会试图证明什么东西是真的,我们按圣经写的来领受。如果上帝真的是圣经中的上帝,并且他的话是真实的,我们来试验,看他管不管用。耶稣说他来不是为审判世界,而是他的道要审判世界。我们要试一试,并且以此检验我们自己。而且,我们也不要说"这个在现在是无用的,这是为两千年前的人写的",让我们只是接受圣经中所写的。他们都同意了我的建议。

第三章

DYNAMIS 圣灵的能力

 

我们在Mapumulo开始查经的时候已经接近1966年年底了。我们决定不像小孩子挑蛋糕里的葡萄干那样东查一句西查一句。小孩子那么做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如果大人也那么做,就太小孩子气了。有一些人总是从圣经中引用他们喜欢的经文。比如有一种观点,把教导基础建立在"上帝是爱"这节经文上。因为上帝是一个充满爱的上帝,因此地狱是不可能存在的。错误的教导就这样产生了。所以我们说"我们不要那么做。我们学习圣经中的一卷,从第一节开始,仔细阅读直到最后一节。我们就能了解全部内容,而不是一部分了。"

祖鲁人的一个神话故事与我们当时的情形很相近。三个盲人想要知道大象是什么样子的。有人同意用车子载他们到一个野生动物园。到了那里之后,有人带他们来到一头很大但是非常驯服的大象前面,并且允许他们走到前面去摸大象。第一个人走上前去,摸到了大象硕大的后腿,说"大象就是这样子吗?"第二个盲人走过去,碰到了大象巨大的身体,他的手又摸到了大象的肚子,他喊道"噢,这真的是一头大象吗?"别人告诉他,"是的,这就是大象。" 第三个人走上前,站在离大象的头不远的地方,从上到下摸到了大象的鼻子。他们三个人都很兴奋,终于知道了大象的样子。当别人问起他们是否知道大象是什么样子的时候,第一个人根据他知道的,说"我告诉你,大象就像一棵大树。"第二个人说"你说的不对,我仔细摸了大象,你骗不了我!大象就像一个大气球。"最后,但三个人打断他说"你们说得都不对!我亲手摸了,大象就像一根大管子。"于是他们就争论起来。他们都"看见"了大象,但是问题就在于,他们每一个人所"看到"的都只是大象的一部分。

这个故事就是对我们的一个比喻。我们不想象那些盲人一样,虽然基督徒可能是盲人,因为他们对于圣经中的许多事情视而不见。

我记不清当初是什么样的情形,但是我们从使徒行传开始。整整一年我都对最初的基督徒非常感动,而且我想没有人能够读到初期教会的事情而不被他们感动的。我们从第一章开始,第一节,而从一开始,主就紧紧抓住了我们的心。

使徒行传以提阿非罗阿,我已经作了前书,论到耶稣开头一切所行所教训的开始。路加写下了耶稣的所言所行,这本书是耶稣所行的延续。耶稣基督在这个世上的日子只是一个开始。他的工作并没有随着死亡而结束。耶稣对他的门徒说"我来要把火丢在地上。倘若已经着起来,不也是我所愿意的吗?我有当受的洗。还没有成就,我是何等的迫切呢。(路加福音1249-50)那不是水的洗礼,是以他在十字架上的痛苦和受死的洗礼。主耶稣在完成客西马尼园的征战之前无法点燃圣灵的火。他的汗水大如血点落在地上。在耶稣死在十字架上,复活,升天之后,他完成了在地上的工作。那么他就可以用他全备的大能继续他的工作了,坐在天父的右边。这就是点燃圣灵之火的时候了。我们在使徒行传中看到主用他复活的大能,用他的全能藉着使徒所行的事。那时有人讥诮说,他们无非是新酒灌满了。彼得和十一个使徒,站起来高声说,犹太人,和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哪,这件事你们当知道,也当侧耳听我的话。你们想这些人是醉了,其实不是醉了,因为时候刚到巳初。这正是先知约珥所说的。神说,在末后的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你们的儿女要说预言。你们的少年人要见异象。老年人要作异梦

神说,在末后的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你们的儿女要说预言。你们的少年人要见异象。老年人要作异梦当我们读到这些经文的时候我们会说,但是比起两千年前的人,我们现在离末世更近了。如果那个应许是给他们的,那就更是给我们的。我们很容易发现,其实我们与最初的教会处于同样的时期,这个时期直到耶稣再临才会结束。从属灵的意义上讲,我们仍然处于同一个"星期"之内。上帝的道说:主看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因此两千年前,只是前天。我们甚至还没有到一个星期的中间。毫无疑问的是,适用于初期教会的同样适用于我们。

我们越深入下去,就越受感动。我们读到主耶稣命令他的门徒不要离开耶路撒冷,直到领受施洗约翰说过的洗礼。那些天,我们一直在讨论有关洗礼的问题。有人说一定要这样做,有人说一定要那样做,还有一些人说一定要在特定的时间内。我想起1952年到1953年在比陀利亚的一个露天会议,Edwin Orr博士作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他要求一个荷兰改革宗的牧师和一个浸信会的牧师到前面去,问他们:当你们施洗的时候,谁用的水更多呢?我想"天啊,这样一个博学的人怎么能问出这样的问题呢?他实在不应该这么问。然后Orr博士解释说"看,不管你们用多少水,但你给一个人施洗的时候,那个人的舌头一定是干的。"我们明白他的意思了吗?水的洗礼并没有改变我们的舌头。人们可能说洗礼有各种各样的功用,但事实上,受过洗礼的孩子和大人会说出一些本不该是基督徒说出的话来。但是使徒行传中所说的火的洗礼是更重要的。主耶稣指着施洗约翰说凡人所生的兴起来没有一个比他更大的。摩西没有他大,亚伯拉罕没有他大,以利亚没有他大:包括所有的那些属神的伟大人物。

但是主耶稣说没有人比施洗约翰大,那么施洗约翰大在哪里呢?他没有行过任何神迹,他没有让瞎眼的看见,也没有让跛子能行走。也许主耶稣知道我们可能存有的疑问。因此他在圣经里说"我实在的对你们说……"虽然耶稣称施洗约翰是妇人所生的最大的,但是施洗约翰却说:有一位在我以后来的,能力比我更大,我就是弯腰给他解鞋带也是不配的。他要用圣灵与火给你们施洗。

我们都知道火是什么样子的。如果你把黑铁放在火炉里,很快就会变色。铁会变得又红又热,最后变成白色。火焰的热穿透铁的中心,这就是一个人受到圣灵的洗的境况。圣灵的火穿透他的每一个部分,包括舌头。

就像前面提到的,主耶稣命令他的门徒留在耶路撒冷,等待父神的应许,也就是他们要受圣灵的洗礼,并且要得着能力为耶稣做见证。主耶稣一定要命令门徒留在耶路撒冷是有特别的原因的。他的门徒可能四散逃走。人就是这个样子的。当道路艰难的时候,我们最想逃走。

如果一个女人的丈夫不理解她,或者不知道她想要什么,这个女人就想逃离。我们知道当小孩子觉得父母太过严格的时候,他们也不想回家。甚至有一些基督徒因为不适应他的教会而不断从一个教会跳到另一个教会。

对这样的人我们总是说"如果你不能在你所在的地方证明你是什么样子的,那么你在任何地方也都无法证明。祖鲁人说"如果你把一个坏的土豆放在一袋好土豆里,坏土豆不会变好,反而是好土豆会变坏。"如果我们在上帝所安排的环境中不能得胜,那么我们在其他任何地方也不能受到祝福。因此,最好的办法忍耐等待上帝的带领。

那个时候,对于门徒来讲耶路撒冷难道不是最危险的地方吗?正是在那里,他们的主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他们躲藏在紧锁的门后,害怕同样被杀。我们都能理解,对他们来讲,那里简直是世界上最可怕的地方。但是耶稣告诉他们要留在耶路撒冷直到圣灵降到他们身上。我们读到门徒对这个命令的反应"主啊,你复兴以色列国,就在这时候吗?"但是主的回答表面上有一点责备的意思"所定的时候日期不是你们可以知道的,但圣灵降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

人们坐在耶稣的脚旁,但是可能头脑里却想着其他的事情。如果我们只忙于预言,却没有圣灵引导我们遵行上帝的话语,并且按主耶稣的命令去做,有什么益处呢?

历史上没有什么时候像现在这样多的讨论圣灵。世界各处的人都在谈论神的灵。不幸的是,也没有什么时候的人像现在的人这样对圣灵缺乏了解。有一次,我在荷兰的一次复兴大会上讲话。一个传道人站起来说"直到现在,我对复兴都有错误的概念。我之前一直认为复兴一定会有很吵闹的声音。"有一些人错误的认为被圣灵充满的人和新酒灌满的人一样。我对这个事实作见证从我的经历来讲当上帝的灵感动我们是,那也是我们个人或教会生命中最安静的时刻。

现在我告诉你有一些基督徒陷入一些争论当中。一个人说"我们教会比你们教会更属于五旬节派。"另一个人回答"不,我们更是五旬节派。""但是你怎么能证明呢?""我们喊哈里路亚的声音比你们要大。"据说这是一个真实的事情,而不是虚构的。在荷兰,我也遇到了持这样意见的人。我们一定不能把感情主义和圣灵的工作混淆了。

主耶稣告诉我们当圣灵降在一个人身上的时候有一个明显的特征。他将得到圣灵的能力。如果我们一定要求一个记号,我们就接受耶稣所说的这个记号吧。新约里所用的能力一次在希腊文里是"dynamis",这让我想到炸药(dynamite)。炸药有很大能力,不能在柔软的土地上使用,但是可以把最坚硬的岩石炸的粉碎。圣灵的能力当用在像花岗岩一样坚硬的土地上的时候才显出能力。

耶稣对他的门徒们说"你们要得着能力。"当我们说到这个能力的时候,很多人最先想到的就是身体上的医治。他们完全忘记了灵里的医治远比身体上的医治来的重要的多!一个人能从罪里的释放比仅仅是疾病得到医治宝贵一千倍。属灵的事必须永远占据首要的位置。

我们一定不能把这节经文脱离上下文来看,否则就会理解错了。我们注意耶稣的话"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作我的见证。"

什么是见证呢?见证就是一个人对他所看见的所听到提供证言。希腊文中的"见证"一词是殉道(martyr). 英文中也有这个词。殉道者这就是一个宁死也不放弃信仰的人。因此耶稣实际上说"当你们得着圣灵的能力,你们就得到了成为殉道者的能力。"多么奇怪呀!我们可能会说"你有爱的能力。但是有死的能力?好吧,如果要成为殉道者,我们必须生活在那些基督徒受到大逼迫并且为信仰献身的时代。"但是今天我们仍然能够成为殉道者,在希伯来书124节我们读到"你们与罪恶相争,还没有抵挡在流血的地步。"这是什么意思呢?简单来说,一个人必须准备好这样去说:我宁死也不说谎!我宁死也不能占有别人的妻子!我宁死也不能偷盗!我宁死也不做一个伪君子或是一个懦夫!我宁死也要对主耶稣忠诚!我宁死也不犯罪!这就是为主耶稣成为殉道者的能力。

彼得不认主。但是当他得到圣灵的能力之后,他成为主忠心的见证人,并且最后也殉道了。当他被钉在十字架上之前,他说"我不配和我的主受同样的死,把我倒过来钉死吧。"接着圣灵的能力,他为耶稣而死。他为真理而死。

使徒保罗说:我天天冒死。(林前1531) 这是什么意思呢?我们怎么能"天天冒死"呢?主耶稣在髑髅地经历死亡,也就是他肉身死在十字架上之前。他的汗珠如血点,他几乎筋疲力尽了 ,但是他最终对父神说"不要成就我的意思,只要成就你的意思。他向着自己死了。如果我们也能够这样祷告,我们就不会在寻求自己的意思了;我们在上帝的意愿面前谦卑自己,否定自己。向自己死是是非常难的。只有借着圣灵的能力才能做到。

当我们看使徒的时候,我们看到圣灵怎样在他们的生活中成为见证。使徒行传中记载彼得和约翰到圣殿去祷告。一个生来瘸腿的人坐在殿门前。彼得对他说"金银我都没有,只把我所有的给你,我奉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叫你起来行走。"那个瘸腿的人就站起来了!我们仔细看看彼得所说的话。他没有说"我们所有的给你。"他说"所有的给你。"约翰没有医治的恩赐。我们没有读到有关使徒约翰行的任何医治的神迹,虽然他和彼得有同样的圣灵的能力。这两个使徒有不同的恩赐。如果我们仔细察究使徒约翰的特殊恩赐,我们能从他特别的讲道方式中找到答案。他教导教会彼此相爱,交通,合一的方式。约翰受了圣灵的能力因此他才能够写出"凡住在他里面的,就不犯罪。凡犯罪的,是未曾看见他,也未曾认识他。犯罪的是属魔鬼,因为魔鬼从起初就犯罪。神的儿子显现出来,为要除灭魔鬼的作为。(约翰一书36-8)这就是我们辨认一个重生得救的基督徒的标志!约翰说辨别一个人是否是重生得救的基督徒并不难:如果他仍然犯罪,就是属魔鬼的。如果他真的重生了,就不犯罪。这是非常严厉的语言,以至于神学家挠头说"噢,约翰不可能是那个意思。"

约翰和早期教会的基督徒现在没有活着是一件好事。如果他们仍然在,我们可能要反抗他们。我们非常明白施洗约翰为什么被砍头,因为他说了真话。看一看马太福音37-12,如果我们在今天的教会里这样讲道会怎么样呢?使徒约翰被圣灵充满因此他不明白一个重生得救的基督徒怎么回仍然说谎。他不能想象一个从圣灵重生的人仍然与世界为友。他不明白为什么这样一个人不能战胜他生活中的罪。若要胜过罪,需要更大的能力,从胜利到胜利,而不是仅仅医病的能力。

第四章

早期教会

随着我们学习使徒行传,我们的心倍受震动。我们读到彼得,约翰,雅各,腓力和其他所有人聚集在楼房里祷告。还有几个妇人,主的弟兄们,还有马利亚,他的母亲。圣经上记载他们同心合意的祷告。这甚至发生在五旬节圣灵降临之前。主在十字架上的死,复活,升天足以让人们同心合意的祷告。对我来说,基督徒的合一真是最大的神迹!因为通常他们在背后争吵,毁谤,彼此用语言伤害。但是主的死和复活感动他们以至于他们在祷告中非常亲密,并且甚至可以说他们"在灵里合一。"耶稣的十字架感动我们有多深呢?这十字架对我们有什么样的意义呢?

之后我们会发现同样这些人出现在圣灵保惠师降下的五旬节,并且有三千人悔改,他确实是保惠师。保惠师降下与我们同在,肩并肩,与我们讲同样的语言。

五旬节时就是这样。在场所有的人都能听到彼得的讲道。我们可能讲同样的语言,但是在不同的波长。有神学家的语言,学生的语言,政治家的语言。我们去学习外语,但是我们甚至不懂自己的语言。但是当圣灵做工的时候,他对每个人讲话,而每个人都能够明白。

在这个时候我们是否受到很多教育并不重要,或者我们属于哪个民族也不重要。圣灵讲话的方式甚至小孩子也能明白。五旬节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因此有一点非常重要,那就是不要肤浅的去读神的话语,而要用善于聆听的耳朵去听,并且完全的传达出来。

我曾经在一个基督徒的聚会上听到一个有名的牧师说道:现在让我们像门徒在五旬节时一样祷告,就是全部用方言祷告。然后会众都开始说方言。外面有许多不同国籍的人经过,但是没有人能听懂他们任何一个人的方言。但在五旬节时是不同的。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到自己的语言。我并不反对说方言的恩赐,但方言一定要来自圣灵。这就是使徒保罗写信给提摩太让他一定要"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比如说,应当分离的一定要分离;而应当在一起的必须保持在一起。

当五旬节三千人从心里接受救恩的信息之后,他们悔改了。接下来的事情在使徒行传2:42都恒心遵守使徒的教训,彼此交接,掰饼,祈祷。他们每天同心合意在一起。这是怎样的一个神迹!几千个人,不论年老年少,男人女人,肯定还有少年和小孩子。他们不仅仅像我们现在一样属于一个教会或者宗教组织。现在有一些基督徒说"哦我真高兴我不必和教会里的那个人一起生活。他简直要把我逼疯了。聚会结束之后我们就各自回家,而我不用和她在一起真是太好了。"早期教会的基督徒在圣灵里合一,建立了每日的诚心交通。这是上帝话语的见证。

那时候在MAPUMULO只有大约40个基督徒,但是在他们中间就有摩擦和纷争!我常常要去做调解人,因为他们不能共处。一个人会去批评另一个人。他们不当面解决问题,反而常常在背后议论别人的错处。他们小心的隐藏自己的罪结果就是形成了两面派的,假冒为善的基督教。

使徒行传4:31我们读到早期教会祷告的时候,聚会的地方震动。这不奇怪!当这些人祷告的时候,有一些事情发生了。这样的祷告可以震动世界。他们没有我们现在这么多的祷告会和祷告小组。但是现在发生什么了呢?现在的基督徒比那时更受震动吗?我们祷告,但是没有改变世界,世界改变了我们。我们知道其中的原因。我们自己的孩子让我们困惑,我们自己的聚会让我们困惑因此我们惊讶的问:这样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呢?在我们的教会里就有一些人未婚而生活在一起。

1966年,当我们思想早期教会的基督徒的时候,我们对自己说"那个教会里我们太远了,不是两千年的距离,而是从东到西的距离。这是怎么样的差距!如果我们把两个教会比较我们相信这是最好的也是最虔诚的做法,我们会发现什么呢……"我们更仔细地看看这些人,发现耶稣不仅仅是他们的爱好或者周末的一项活动,不,耶稣就是他们的生命!他们一周中每一天都为他而活。无论他们是否聚集在一起,他们的生活总是一样的。每天的生活中耶稣都是他们的一切。他们中的一些人将田产房屋都卖了,把所卖的价银拿来,放在使徒脚前。耶稣对他们来讲比任何其他的都更重要。他们每日在一起,共用所有的东西,而不是共产主义者。没有人说;"这是我的!"他们不是以自我为中心的,他们不是想到自己,他们是圣灵充满的,是为主耶稣而活的。这样我们就看到一个圣灵充满的人是怎么样的。他不为自己而活,他为周围的人而活。这就是当我们学习早期基督徒时所学到的功课。

但是接下来使徒行传第五章中提到一些很惊人的事情。并没有躲起来睡大觉的魔鬼进入了亚拿尼亚的心。所以魔鬼同样可以影响我们!这就是为什么圣经说我们不应该给魔鬼留地步。这一点提醒基督徒。我们决不能错误地认为魔鬼不能溜进基督徒的心里。说这样话的人实际上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我们知道即使是一个重生的基督徒也可能说谎,即使他把这叫做"善意的谎言"。在那个时候,魔鬼就进入他的心了。这就是在亚拿尼亚身上发生的事。我们不知道有什么原因。圣经只告诉我们他和他的妻子决定卖了田产。我们不知道谁想到这个主意,但是其中一个人想到了。也许这对夫妻只是想做别人做的事情。有些时候我们基督徒不是聪明的模仿者。如果一个人做了什么事情,我们甚至不知道为什么就去模仿。先知以赛亚说"我们都如羊走迷。"我们就像羊,一只跟着另一只。

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对他们自己说"我们也这么做吧。"所以他们就卖了财产,也许他们甚至曾为此祷告。上帝甚至给了他们一个买主这不是很好吗?但是接下来他们又想:"我们不要把所有的都给使徒吧,我们留下几分。我们假装这是全部的,但是我们留下一些。"我们不知道他们出于什么动机。也许他们为未来打算。 但是可能他们在卧室里达成一致,只把一部分给使徒,其他的留下。

亚拿尼亚把钱拿来放在使徒脚前,彼得被圣灵充满,就是真理的灵,那灵对他说:"彼得,这有一些可疑的事情,这件事情有问题。"这个感召催促彼得说"亚拿尼亚,告诉我,这是你田地的价银吗?"亚拿尼亚回答说:"是的。"然后彼得说:"亚拿尼亚!为什么撒旦充满了你的心,叫你欺哄圣灵,把田地的价银私自留下几分呢?田地还没有卖,不是你自己的吗?既然卖了,价银不是你做主吗?你怎么心里起这意念呢?你不是欺哄人,是欺哄神了。"这个谎言的后果是什么呢?当亚拿尼亚听到这些话的时候,他仆倒死了。

我们看到早期教会不容忍罪,甚至不容忍善意的谎言。他们没有时间和地方来容忍罪,他们非常严格的对待它。甚至一个人要为一个谎言而死。这就是早期教会,基督的教会,复活的主的教会。

当我们看到现在教会里的种种事情时,我有时问自己我们有没有权力称自己是基督的教会。在早期教会,一个人犯罪了:他说谎了。我们可能根本不会把那称作说谎。而是一个小小的错误,被太过严肃地对待,以至他赔上自己的性命。早期教会和充满教会的圣灵说"宁可死在坟墓里,也不要与罪一起活在教会里。"

我们怎么做呢?我们把上帝当作王来敬拜,我们彼此间有交通,但却在我们中间容忍罪的存在。我们建在什么样的根基上呢?我们说,"但是他是我们教会的成员啊,他出生在这个教会,并且在这里受洗的。"在审判的日子,那个人会被火烧,因为没有人是基督的教会的成员,直到基督,又真又活的圣洁的主,他自己成为这个教会肢体的成员。他不能仅仅属于一个组织,他必须真正重生得救,而他生命的果子必须能够显示出他是重生得救的。

让我们回到使徒行传第五章的记述中。大约三个小时之后,亚拿尼亚的妻子,撒非喇进来,还不知道这事。我们必须记住他们是些并不先进的人,没有电话,没有汽车。有人可能认为显然应该把这件事告诉这个妻子,让她来准备葬礼!但是我们读到有些少年人进来把他抬出去埋葬了。现在他的妻子来了,还不知道他亲爱的丈夫已经死了。彼得马上问她说"撒非喇,告诉我,你们卖田地的价银就是这些吗?"她必须站在自己的丈夫一边。他们彼此达成了一致。她对丈夫很忠诚,因此回答说:"就是这些。"

彼得对她说"你们为什么同心试探主的灵呢?埋葬你丈夫之人的脚已到门口,他们也要把你抬出去。"听到这些,她立刻仆倒死了。

1966年,我们问自己是否想成为这样的教会的一员,就像最初的教会那样。我们这些人会怎么样呢,我们说着那些善意的谎言,有着各种小小的罪行。我想,感谢主现在没有那样的教会了;也感谢主我没有生活在那个时代;因为如果我在那里,我可能会想要去警告人们:小心!那是一个危险的地方。那个教会里发生了一些非常可怕的事情。有人死在那里了。彼得不可能是属上帝的人,他没有被上帝的爱充满。如果被上帝的爱充满,一个人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那太残忍了。他甚至没有给她一个机会。为什么他在那么多人面前揭露她的罪呢?他为什么不去找她悄悄的警告她?

也许我们可以为没有生活在那个时代去感谢上帝。我们可能被圣灵充满,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如果你为复兴祷告,你就是在求一些世界不会理解的事情。你可能在求一些你自己都不理解的事情。想一想当圣灵以他的能力降下并在初期教会中做工的时候发生的事情吧。

我曾经问过祖鲁人的一个小聚会,"如果我是彼得,我会怎么做?如果我是彼得,你们会怎么做?"问题就在于我们读圣经的时候太过肤浅,没有明白圣经的道理。想象一下如果我们在那里。想象一下如果那样的教会存在于今天。也许我们会把那些人赶出去,说他们是些宗教狂,太过极端了,没有爱,也毫无恩典。如果我是彼得,亚拿尼亚来到我面前,我可能会拥抱他,给他一个弟兄的亲吻并且说:弟兄,上帝祝福你。我可能不会担心他是否说了一个善意的谎言,我会看到他所奉献的这些想,这正是我们需要的。我们知道当几千人每天聚集在一起时所需要的开销。我可能热情地接受他所奉献的并且说"弟兄,主与你同在。明天的董事会我会提议你做deacon。"这就是我们教会需要的人:有钱人。

但是彼得的反应却是不同的。我们可以想象他说"你可你的钱一起去地狱吧!我们复活主的教会没有你的地方。我们不能容忍说谎的,不诚实的,或者只说一半真话的人。被蛆咬也比这样活在教会里要好。"那时他们就是这样对待那个丈夫和那个妻子的。

我们的圣经学习没有走得很远。我们回到使徒行传第三章,彼得和约翰到圣殿祷告。彼得队门前的乞丐说:你看我们。金和银我都没有,只把我所有的给你:我奉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叫你起来行走!我们仔细看看彼得的话。他最初对乞丐说"你看我们。"彼得怎么能犯这样一个错误呢?没有一个神学家会这么说。我们会说"看耶稣,看上帝,看圣经,别看我们。"

当然我们可以理解彼得犯下这样一个错误。他没有在神学院里学习,没有我们这样的教授和老师。但是我们必须承认,彼得有最好的教授和老师,他曾坐在最大的主脚前。

但是即使是这样,一个被圣灵充满的人怎能说"你看我们。"他难道不知道我们应当仰望耶稣吗?

当我们认真研究上帝的话语就会发现哥林多后书3:3写道"你们明显是基督的信,借着我们修成的;不是用墨写的,乃是用永生神的灵写的;不是写在石版上,乃是写在心版上。在第二节,"你们就是我们的荐信,写在我们心里,被众人所知道所念诵的。

现在我们就明白彼得了。

上帝的手在使徒的生活中做工。上帝的灵对这些人做了一些事情。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毫不羞愧的宣称"你看我们。"

甚至彼得在开始这次医治的事工之前他就以经宣布了他的权柄"你看我们。"

我们作为基督的见证人,和神教会中的仆人能不能对我们的会众说"看我们和我们所过的生活!"我们是否给他们做了一个好榜样呢?我们作为父母能不能对我们的孩子说"看我和我所过的生活。"我们是否给他们作了一个好榜样呢?我们能不能在对仆人和花园中的工人传福音前说"看我"?我们是不是常常说"不要学我做的事情,按我说的去做。"这正是法利赛人所做的事情。在马太福音233主耶稣说凡他们所吩咐你们的,你们都要谨守遵行;但不要效法他们的行为,因为他们能说不能行。

法利赛人并不能行出他们教训别人去行的。这就是法利赛人最明显的特点。法利赛人与二十世纪的作家们是完全相同的。他们宣讲真理,但是他们自己并不行出来。我要强调:真理!我们常常以为法利赛人宣讲一些谎言。但是如果他们只是在讲一些故事,主耶稣就不会对他的门徒说凡他们所吩咐你们的,你们都要谨守遵行

为了更好的阐明我得意思,我来讲一个有名的牧师的故事。这个人受到了非常多的邀请,以至于他不可能全部接受。有一次他被邀情在一个很大的教堂里布道,他的妻子也被邀请了去陪伴他。聚会中两个带领的妇女接待他的妻子并且送她到教堂去。这个牧师走上讲台。这个人的演讲非常出色,每个人都听得非常投入。当他讲话的时候,教堂里甚至能听到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他表达的方式是完美的,并且他从不重复自己说过的话。布道结束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安静的离去,受到很大震撼。当那三个女人离开教堂的时候,其中一个人就对牧师的妻子说,"哦,与能够这样布道的人结婚真是太棒了!"牧师的妻子回答说"哦,你不知道他在家里是什么样子的。"如果我们的生活不能感动我们的妻子,也就更少能感动我们的孩子,甚至魔鬼。如果有人觉得自己就是这样的人,盼望上帝带领他悔改并从假冒为善的路上归回。

1966年,我们意识到在我们能够开口说"看我"之前,我们没有权利向着世界布道,也没有权利向祖鲁人布道。让我们再一次听彼得说"我只把我所有的给你:我奉拿撒勒人耶稣的名教你起来行走!"我们可能会问"彼得,你这样说羞愧么?"你曾经那么让主失望,你否认了他!你现在说"你看我们!"他可能会回答说"是的,弟兄,我可以这么说。我曾经犯罪,但是我已经悔改了。我为我的罪流泪并且接受了宽恕。当上帝宽恕的时候,他就忘记了。既然他忘记了,我也可以忘记。"这就是福音:我们不必活在过去;过去已经过去了。如果我们真心悔改回到上帝,那么借着赦罪我们就可以毫不羞愧的继续生活。

彼得说"金和银我都没有。"想象一下,如果我们到了一个完全没有钱的境地,我们还能不能对别人说"你看我们"?当我们一帆风顺的时候,我们赚到很多的钱。当一切看起来非常顺利,像金子一样闪闪发光的时候,我们可以微笑。我们对别人说"你看我们。"但是,当事情不顺利的时候,当我们破产,毫无智慧的时候,我们是否仍然能说"看我们?"

彼得说"金和银我都没有"是真的吗?或者只是不想给乞丐钱的小伎俩?我们自己就这样做过!我们可能说"对不起,我现在没有钱。"即使事实上我们的口袋里装满了钱。

即使可能有这些问题,我们必须接受彼得所说的是事实,但是他并不以没有钱感到羞愧,反而接着说"但是我所有的……"注意彼得说的,他有些东西!"奉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叫你起来行走!"

这个时候我对祖鲁人的聚会讲了罗马公会一个几千人大教堂的神甫的事情。这个神甫并不用普通的盘子收集奉献。他在门口放了一个很大的桌子。当人们离开的时候,桌子里装满了钱,装满了金和银。老神甫数钱的时候对身边年轻的助理神甫说"年轻人,你看。彼得再也不能说"金和银我都没有了。"年轻人回答说,今天的教皇也不能说"我奉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叫你起来行走了!

我们看到桌子反过来了。他们曾经有的,现在我们已经没有了。一定在路上丢了什么东西。他们原来没有的,我们现在有了,这在我们的生活中非常重要。当我们决定是否来服侍主的时候,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有时甚至是决定性的因素。也许我们有点像加略人犹大了。但是彼得说"我没有钱。"看起来他并不因此烦恼,他只把他所有的给了。

突然,聚会中一个刚刚相信三个月的年轻的祖鲁女人站起来。他的眼泪留下来说,"牧师,请不要讲了吧。"这个女人打断了我的话。因此我问"怎么了?"她说,"我可以祷告吗?"我不知道改怎么办,我非常惊讶,

一个刚刚信主得人站起来,打断讲道,并且想祷告。我不知道是否应该让她祷告。这个年轻人没有经过任何神学学习,她不是执事,也不是教会的长老。她能够公开祷告吗?如果她祷告的不对怎么办? 但是我看了看她,想到"她没有骗人,她看起来非常认真。"于是我说"好吧,你祷告吧。"这个年轻的女人作了一个很简单的 祷告说"哦主耶稣,我们听到早期教会是什么样子的。你能不能降下来到我们中间,就好像两千年前一样呢?我们的教会能不能像那时耶路撒冷的教会一样呢?"

这时我的心感到火热。我想到两个使徒走在去以马忤斯的路上,第三个人来到他们中间,一个陌生人和他们一起走,一起谈话。他们同他掰饼之后眼睛才开了,彼此说"在路上,他和我们说话,给我们讲解圣经的时候,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我想"他们就是这样的感觉吧。哦主,求你让现今世界上的教会同早期教会一样。你再做一次吧。复兴你的工作,哦,上帝。今天的基督徒难道不能再像最初的那些信徒一样吗?"我用这个祷告结束了那次的讲道。

我回到家之后,找来住在我们聚会的村子里的弟兄对他说"你知道今天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聚会被突然打断了,不是恐怖主义者,而是一个由圣灵感动的祷告-我毫不怀疑-于是我相信复活的主,又真又活的上帝,会再一次来到我们中间,让我们经历最初基督徒在耶路撒冷所经历的。一个半星期之后,上帝裂天而降。

第五章

定罪是复兴的开始

愿你裂天而降,愿山在你面前震动,

好像火烧干柴,又像火将水烧开。使你敌人知道你的名,使列国在你面前发颤。

你曾行我们不能逆料可畏的事。那时你降临,山岭在你面前震动。

从古以来人未曾听见,未曾耳闻,未曾眼见,在你以外有什么神为等候他的人行事。

以赛亚书6414

这是一个真心为复兴的祷告。1966年,在我们灵里几乎绝望的时候我们祷告说"哦上帝,愿你裂天而降。"

先知实际上在说:"主啊,你所做的我们都愿意,即使要付出很高的代价,只要你降下住在我们中间。"当我说到复兴,我并不是说奋兴会。我是在说上帝裂天而降住在我们中间,而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能感到真神的临在。

我们热切地为复兴祷告。我们每天聚集两次,但是我们常常被带领到很深的悔改中,不断流泪,以致圣经的研读退到后面。直到我们祷告求上帝运行在heathens中间。我们那时还没有意识到上帝的工作并不从heathens或外面的人开始。他的工作从上帝的家开始。我们读到彼得前书417如果基督徒没有过着正确的复兴的生活,我们就不能责备其他人不悔改,

我们问自己一个信耶稣的人的生活应该是什么样子的。约翰福音738耶稣说信我的人,就如经上所说,从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他没有说一条小溪或者小河流。想象一下江河能够做什么。即使是一条小溪在遇到大雨的时候也可以变成大河流。河水可以把沙漠变成花园,灌溉田地或者发电。这里耶稣不是说一条江河,而是活水的江河。当我们在mapumulo问自己:"我们生命中有没有活水的江河流出来呢?"我们不得不回答"没有。"

河水流淌是什么样子呢?有没有可能阻止水流呢?人可以建堤坝,但是水压会越来越大,如果堤坝建得不够牢固或者水没有地方流出去,堤坝就会被冲垮。当堤坝被冲垮得时候,人们可以见证洪流的巨大力量。

从属灵的意义上说,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止活水的江河,因为那里有上帝的灵运行在我们的生命中。

我记得有一天,我问一个小小的聚会"你们中间有谁相信耶稣基督?"之后我做了一件我通常不会去做的事情。我说,"我要这些相信耶稣基督的人举起手来。"当然,所有的人都举起手来。所以我说,"看,我们必须面对。耶稣说如果我们相信他,就像圣经里所说的,他的生命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现在我问你们一个私人问题:你们的生命中有活水的江河吗?"

"没有。"他们回答说。

"这意味着你们不相信耶稣吗?"

"但是我们确实相信耶稣。我们接受了基督,我们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他。我们毫不怀疑。"他们回答说。

"那么,好吧!就是这样。或者我们在自欺,或者耶稣说的不是真的。"

现在我们怎么办呢?我们不能再为自己辩解找借口了。所有的讨论都没有意义。我们迷失了,我们走到了死胡同里,找不到解决问题的办法。但是突然,似乎主在告诉我一些事情。我又一次读那节经文,耶稣说"信我的人,就如经上所说……"换句话说,圣经上还有什么地方写道了信徒的生活,而不仅仅是活水的江河。

所以我们一起思考这个问题。我们说,"让我们在圣经中寻找,让真理的道对我们说话。我们不要曲解读到的话语,也不要拆开,让我们领受从各处照来的光。我们必须放弃自己的方法和习惯,教会的律例和个人的宗教看法,完全听从圣经。我们真的相信圣经的话语吗?"

于是上帝在那个聚会中最大的罪人――传道人――也就是我――身上动工!我常常责备批评别人,并且常常为各种事情找借口。当别人问我为什么这件事情这么难的时候,我说"你一定要明白,现在一个白人传福音是多不容易。人们思想中充满了政治,被共产主义影响,又被各种神学思想影响。看看那些年轻人,他们把时间花在什么样的事情上呢:酒,性,足球,迪斯科,色情,电视等等。所以你们就能够理解为什么人们越来越远离上帝,而复兴迟迟不到来了。"

我常常能在别人的身上找到错误,指责他们,但是当你的手指指责别人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呢?岂不是有三个手指指着你自己吗?好像在说你比你所批评的人要败坏三倍。

我们常常依自己的想法来判断。但是从心理学上说,一个人总是能在别人身上看到自己的问题。如果我们想知道一个人的弱点,就听听他怎么说别人吧,因为那也是他生命中存在的问题。

我举几个例子。一个艺术家看着一棵树,产生了创作一幅漂亮的画的灵感。木匠看树的角度就不同了。他想这是一块能造出工具的大木板。种树的人又能看到其他的利益。

我们来想一想酒。一个人总是想着酒。如果他看到一个人胳膊下面夹着一个瓶子,他马上会想"哦,他买了一瓶酒,他和我一样是个酒鬼。"但是可能那只是一瓶水。一个同性恋看到两个男人在路上走,想"他们可能和我一样。"

但是这是上帝指出我生命中的一些问题。我记得一个星期六早晨。一些黑人来问我能不能下午一点聚会。他们一个星期都没有回家了,有些人的家有七公里远。他们想要周末回家照顾孩子,洗衣服,做些家务。于是我就同意中午聚会。

我们到一个很小的,从前养过牛的房子里。马路对面是网球场,当我们在约定的时间聚会,当地的官员,助理,邮政局局长,警官和Mapumulo其他一些人聚在一起打网球。我想,"哦天哪,如果我和这些黑人一起跪下来祷告那些人会怎么想我呢?" 我了解这些官员,知道他们属灵的景况,但是我却觉得向往常一样祷告非常羞愧。我应该怎么做呢?

那些白人一定认为我"破碎"了,但是那时我没有想到我们必须破碎,这样上帝的光才能照射进来。我们越早破碎越好。我陷入两难的境地。我应不应该对那些黑人说"我们回家,等别人都打完网球我们再聚会,五点再来。"但是我有什么理由这样做呢?我总不能告诉他们我为和他们一起祷告而羞愧吧。我一次又一次听到里面有声音说:那些人会怎么想我呢?我,一个白人,和这些黑人一起跪下来祈祷?

突然我有个办法。我决定站起来关上窗子,外面的人就看不到里面了。那是些老式的窗子,必须要抬起来才能关上。当我关上窗子之后,我听到里面的声音说"好了,关上窗子,现在你在里面,我在外面。"

对那种特殊的语言,我无需任何翻译。我马上就明白了。我明白了不是窗子把上帝关在了外面,而是我得骄傲。我第一次在生命中意识到上帝的灵是"圣灵"。我从前从没有这样想过。我几百次提到圣灵,可能有几千次,但是我从没有意识到圣灵的"圣"是什么意思。

那个时候上帝灵的神圣从没有对我启示。

复兴开始之前,我并不是特别喜欢五旬节派,我常常公开挑战他们。我们必须要对自己的所言所行格外谨慎,因为宣称"我受了圣灵的洗,我被圣灵充满,"并且让人们高看我们是很容易的。比如,我认识两个说方言并且声称被圣灵充满的人,但是其中一个人说了一个基督徒永远不该说的话;他能够起誓,并且严厉的诅咒别人。

另一个人和一些女人鬼混。这就是我用的武器。我说"到我的讲台前来,如果你声称被圣灵充满,让我来考验考验你。"即使我自己并不知道被圣灵充满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我这么强调是因为我们常常说得太多,做的太少。而这样羞辱了主的名。

当上帝在开普敦祝福安德鲁慕勒和荷兰改革派教会,使他们中间大大的复兴的时候,慕勒有很多反对者。我认为上帝工作的深度可以通过所遇到的反对来衡量。如果反对者相当多,上帝的工作也就相当深入。

对于慕勒博士,一些人说"安德鲁慕勒教导错误的教义,他太极端也太奇怪了。我们都是罪人,没有人能想他说的那样去生活。"他们选了两个人拜访慕勒,同他一起两个星期。两个星期之后他们回去说"朋友们,他所说的还不及他生活的一半。如果你们和他还有他身边的人在一起,你就能看到他们怎么生活行为,你们就会说'他们不仅那样布道,也那样生活。'这就好像示巴的王后到了所罗门的殿里,不得不说别人描述的尚不及这里的一半。"

因此我们必须对言语格外谨慎。我们说的总是比做的要多,所宣称的总比我们的价值要高。这个世界已经遭受了很大的破坏,而破坏上帝工作最严重的不是共产主义者,而是基督徒。并不是那些不敬虔的,而是那些自称基督徒,但实际上如温水一样的那些人。这就是为什么耶稣在启示录31516我巴不得你或冷或热。

你既如温水,也不冷也不热,所以我必从我口中把你吐出去。

一个不敬虔的人或者完全的外邦人比一个不冷不热的基督徒要好,因为耶稣因为相比来讲,耶稣更能容忍那些完全的异教徒,冰冷的人,而不是像温水一样的人。因此主警告老底嘉教会的基督徒,他将要把他们从口中吐出去,他们的结局就会比异教徒更可怜。

让我们回到上帝让我看到自己骄傲的地方。骄傲是一个可怕的东西,是一个很可怕的罪。我里面的眼睛一次又一次的看到使徒书信中的话:神阻挡骄傲的人(彼得前书55)我从没有认真思想过。我一直认为是魔鬼在阻拦我所做的事情。现在我意识到并不是魔鬼,而是上帝自己在阻挡我。上帝的话中并没有说魔鬼阻挡骄傲的人――上帝阻挡骄傲的人。

最大的危险是什么?有很多可能性。有人说是恐怖主义者。这样的人只要晚上锁好门窗就可以安心睡觉了。有人说黑人是最危险的,还有人说最危险的是共产主义。但事实上,拯救我们的上帝自己,是我们最大的危险。

以色列人门上的血救了他们。他们所喝的是出于随着他们的灵磐石。那磐石就是基督(林前104)在下一节我们看到拯救他们的上帝的手使他们在旷野倒毙,因为上帝不喜欢他们。结果就是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没有能踏上应许的迦南之地,上帝在愤怒中背向他们。

这个世界上没有比上帝更让我们敬畏的。即使全世界都支持我们,但是上帝反对,我们就一定会失败。但是一个和上帝在一起的人能够胜过整个世界。圣经说"神若帮助我们,谁能抵挡我们呢?"若没有那个小小的"若"该有多好。如果圣经说"神帮助我们,谁能抵挡我们呢?"就简单多了。但是还有个问题――神"若"帮助我们――我们必须问自己: 他和我们在一起吗?毫无疑问,如果我们认真思考就必须回答这样的问题。

当我们看到一些基督徒,我们一定会怀疑上帝是否和他们在一起。我曾经历过一件事:如果一个基督徒的生命中还有骄傲,上帝会拦阻他。这就是我当时生命的景况。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我呼求祷告"哦,主,我一直以为是魔鬼在反对我,但是现在我看到了是你在拦阻我。我真的没有希望了!如果只是魔鬼,借着你的恩典我就可以胜过。但是如果你反对我,我就失丧了!"

看起来上帝好像要用机器把我压碎,而且不是从脚开始,他把我的头先放进去,把他的手指放在我最疼的地方-我的骄傲!我们永远不要忘记这一点!当发现骄傲的时候,上帝就反对那项工作,那个地方和那个人!他非常清楚地说 他阻挡骄傲的人。

但那仅仅是个开始。圣灵让我一个个看到自己的罪。他所做的与约翰福音167所写的完全一样,耶稣说:我去是与你们有益的。我若去,就差他来。我们看起来好像上帝这么写是错误的。我们读到圣灵将引导我们进入真理"他要叫世人为罪,为义,为审判,自己责备自己。"如果耶稣说保惠师要来,他一定是来安慰我们的!在他给我们定罪的时候,有什么安慰呢?相反,我们觉得非常难过!

很多年前,一个牧师说"告诉我,你讲道的时候,讲罪的题目吗?"我回答说"对不起,不过我的经验是除了罪我没有别的可讲的。"他说,"那好吧,我不能讲罪的题目,因为每当我讲的时候,我都看见人们变得很不自在,准备离开。"

耶稣到这个世界上来的目的是什么?耶稣这个名字是什么意思?他来为要把我们从罪中拯救出来,这也就是他的名字的含义"他要把他的百姓从罪中救出来(马太福音121)他为什么死在十字架上?他为什么流出宝血?难道不是为了为我们赎罪吗?他为我们成了罪。他为把我们从罪中拯救出来而死。

耶稣对他的门徒说他将要离开的时候,他们都很难过,因为跟从耶稣就是过着在地如天的生活。你能想到任何事比耶稣在你们中间更好吗?看到他,听到他,和他讨论你所有的问题?但是耶稣说,还有更好的。我必须离开,这样保惠师才能来。但是当他来的时候,他会审判这个罪的世界。

我们立刻表示同意:是的,这个世界,不是我们基督徒。我们常常批评政治家们两面派的言论。但是我们比他们更坏。当圣经说"上帝爱世人"的时候,我们说这是给我们的。他爱我!但是当圣经说他要审判世人的时候,他要审判其他人,不是我。这肯定不对。记住彼得的话,审判从神的家开始!这就是上帝审判罪人的地方,只要圣灵运行,他就一定像耶稣说的那样工作。

认为圣灵是为让人们赞美和敬拜是错误的。那是毫无道理的!那是把车放在马前面,把事情颠倒过来!人们充满喜乐!不,如果那样说,就完全混乱了神的话语。圣灵进入一个人的生命,第一件事就是给那个人定罪。这是非常难过的,并且人们常常为了罪而流泪。他们的脸看起来悲伤,不快乐。只有眼泪而没有笑容,因为上帝的灵在做工。

很多人的悔改都不是真的;那些"悔改的人"并没有从圣灵重生。有的基督徒不知道什么是定罪。你可能会问那些人有没有接触过圣灵呢?我们来看耶稣的话。当保惠师来的时候,他会打开我们的眼睛让我们看到罪--那时什么都有唯独没有喜乐――直到我们毫不办法而逃向十字架,在那里洗清我们的罪。

这时喜乐才会进入我们的心。事实上,如果我们不知道赦罪是什么意思也就不能爱耶稣。定罪越深,我们对耶稣的爱也越大,因为被赦免的罪多,他的爱就多。爱耶稣最多的人是那些悲伤最深的人,这样的人不仅说他们爱他,他们用全部的生命来爱他。他们遵行他的话,他们信他,就如圣经中所写的,并且他们过着圣洁的义的生活。

还有另外一次经历我记得很清楚。有一次我到一个聚会的地方,人们已经开始唱诗了,所以我就没有时间换衣服了。我想"如果我没有穿着得体的西装系着领带就到聚会中,人们会怎们说呢?我只穿着T恤手里拿着圣经?他们会怎么想我呢?"

我突然想到先知以利亚站在不敬神的亚哈王和他不敬神的妻子面前,很明显那个妻子统治着丈夫的生活。那个女人过着不道德的生活,她的穿着非常诱人,可能还化了妆:对于她周围的人,她一定非常让人印象深刻。但最后她还是被狗吃掉了。上帝这一次让全世界看到这样女人的下场。当先知站在这个王的面前时,他说:我指着所事奉永生耶和华以色列的神起誓。想象一下,当我们站在一个王面前,一个总统或是一个首相面前的时候,我们有什么感觉?以利亚站在这个把他当作敌人的王面前。以利亚站在一个独裁者面前,这个人无所敬畏,他肆意杀人,肆意诅咒。但是以利亚仍然能说:王,我站在以色列的上帝面前!在一个大有权柄的世界的王面前,以利亚仍然知道上帝的同在。

我做不到这一点:我被别人的看法左右。我并不关心上帝会说什么,但是我非常在意别人对我的看法。当我站在会众面前的时候,我站在人的面前,而不是上帝的面前。我合着他们的曲调舞蹈!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非常伤心。

我爱先知以利亚,我盼望更多的人能像他一样,将脸伏在两膝中祷告,并且使一些事情发生。以利亚祷告不要下雨,于是三年半没有降雨。上帝用这个人拯救了整个国家,用他使天闭塞. 于是以利亚将脸伏在两膝中继续祷告,七次之后,他的仆人说:我看见有一小片云从海里上来,不过如人手那样大。雨就如先知祈求的那样降下。以利亚是一个能够求上帝降下火来的人。我爱这个人,我在心里呼喊:"我也想成为那样!"我们在雅各书读到"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但那是什么样的性情呢?他有属神的权柄,并不是像肥皂泡一样在阳光下闪烁但旋即破碎。不!以利亚是一个能够祷告的人!早期教会祷告,地方都震动了。在教会历史中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有过更多的祷告。到处举行祷告会!但是即使有很多祷告,地方没有震动,反而我们被震动。我们被震动,基督信仰于是也移动了,我们说"我们基督徒会变成什么样呢?"我们在上帝的光照中审查这件事,好使我们知道自己的位置。

当我想到以利亚的时候就好像被闪电击中一样。我祷告说:哦,上帝,赦免我,怜悯我!上帝让我想起使徒保罗的话:"若讨人的喜欢,我就不是基督的仆人了。"(加拉太书110)这12年来我对祖鲁人讲的是什么呢?"我作为基督的仆人来宣讲福音。"现在我被上帝的话语试验。我知道圣经哥林多前书927保罗说到自己:"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恐怕我传福音给别人,自己反被弃绝了。"我非常明白这是可能的。这些年我一直作为福音的宣讲者,但是却在上帝眼中被弃绝了。这些都让我心碎。

这时我看到一个图像,好像一个异像。我不太相信异像和异梦,但是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个图像。如果我是个画家,我今天仍能把它画出来。一个印度教的庙中有各样的假神和偶像。我看到自己进入这个异教的庙中,朝第一个偶像屈身下拜。然后站起来,走向第二个偶像,给他磕头敬拜。我又站起来敬拜第三个偶像。我终于醒来呼喊:主啊,这12年来,我一直对祖鲁人说,我是耶和华你的神,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不可为自己雕刻偶像,也不可作什么形像仿佛……我是他们的牧师,但是我却跪拜偶像!

是的,上帝让我看到我拜偶像。我流着泪到聚会的房间,但是我没有办法讲道。我费了很大力气却只能结巴巴地说"让我们跪下来祷告。"我不断地哭泣并且呼求,"上帝,求你怜悯我这个罪人。"这就是复兴的起头。

上帝把我放进他的工厂里,一点一点的压碎。任何没有经历过的人都不明白上帝的"工厂"意味着什么。那时我完全忘记了自己传道12年。我也忘记了我曾经努力钻研,并且把自己成为上帝的儿女。我像圣殿里的罪人一样锤着胸祷告。

复兴开始是在圣诞节的时候。五个弟兄和一个姊妹在我家里。对我们来说,圣诞节在一年中是非常好的时间。圣诞节之前很久我们那就开始唱那些美妙的圣诞歌曲。但是那一年有些不同。我完全忘记了圣诞节这回事。没有圣诞树,没有圣诞节的喜悦,也没有圣诞歌曲。聚会之后一个人来问我:弟兄,你不知道今天是圣诞节吗?因为我讲了一个完全不相关的题目。上帝在对付我。

我是瞎眼的,愚蠢的,耳聋的,因此上帝不得不抓住我的衣领,把所有的东西放到我面前我才能看见。有一天,我走在去聚会的路上,突然意识到自己没有刮胡子。如今这样的事清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很多人都不刮胡子。但是我们从小被教育一个男人不刮胡子就出现在公共场所是非常丢脸的。我想自己这样出现在聚会中也是非常丢脸的。人们会怎么想我呢?突然我又想到上帝的话:因这十字架,就我而论,世界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论,我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加拉太书614

我祷告说:"你说,信我的,就如经上所说,但是我并没有像你的道所说的,像保罗一样对世界钉在十字架上,我应该向着世界向着罪而死!"复兴的时候,上帝的话语是活的。道常常击打我们,刺透我们的心。不想鸭子在水里但是毛仍然是干的;也不像岩石,即使在水底,里面始终是干的。上帝的道就好像锤子把岩石打成碎片。现在我非常明白拦阻复兴到来的不是那些异教徒。我只能呼求:"主啊,只有一个人在拦阻你的工作,那就是我呀!求你赦免我!"

事情一件件向我显明。有一天我站在一棵野生的无花果树下,有一个非洲人来站在我旁边,看着我说"能看出来他喝醉了,但是还没有醉到无可救药。"我不记得当时自己是什么样子,但是他们曾经是我看不起的人,但是现在反倒藐视我,因为上帝使骄傲的人变为卑。主让我想到一次首相Verwoerd博士对班图人(Bantus)讲话时告诉白人们:我们必须要爱人如己。于是我对自己说,"爱人如己,说比做容易啊!"现在经过这么多年之后,上帝借着首相的话对我说话:Erlo, 说这话的不是我们的Verwoerd博士,而是万王之王在问你:你爱人如己吗?我看着那些祖鲁人,对上帝说:"是的,我爱他们。毕竟我把自己献给了这些人。但是如果我诚实地说,我必须承认我做不到爱他们如同爱我自己。"于是上帝回答我说,"如果你祈求复兴,那就必须按照我的话语,你也必须相信圣经。你必须爱人如己。你爱祖鲁人如同爱你自己吗?"我只能说,"不,主啊,我不能,对不起。我觉得自己做不到。这实在太难了。"

但是主并没有就此停住。他说,"最高的将要变为最低的;在前的将要在后。为首的,要作众人的仆人。"我说,"哦,上帝,不!饶恕我,但是我没办法顺从你,主。我头脑中出现一个黑人,提着一个箱子走路,而我必须走上前去对他说:'我来帮你提箱子吧。'这不可能,我做不到。哦,上帝,请宽恕我,但是我做不到。"我开始出汗,事情太糟糕了,我常常夜里惊醒,床被汗水浸湿,因为我里面的挣扎。我试图与上帝讨价还价说,"主啊,差我到别的地方去吧,到一个孤岛上,或者另外一个国家,但是我做不到你让我在南非做的事情。我的家人,父母,兄弟们会怎么说呢?主,我可以做任何事情,但是我不能服侍最低的人。我可以服侍白人,但是祖鲁人……我做不到。"

这时上帝好像说,"好吧,我不强迫你。是你求复兴,你想让我与你同在。但是我来的时候,我就是王,我决定一切。"我周转以期逃走,拒绝主,但是他并不让我走。他给我更多的压力,把带子勒紧,说,"这些事你们既作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

在审判的日子,他把最卑微的人带到我们面前,根据我们怎么对他来衡量我们与主的关系。我们可以这样试验我们与上帝的关系。找到我们认识的最卑微的人,然后用对他的爱来衡量对上帝的爱。我们对耶稣不可能比对那个人更亲近。这就是耶稣将要审判我们的方法。审判的日子会让我们多么惊讶呢!求上帝让我们现在就能够警醒。有时一个人受到震动有利于他的清醒。"这些事你们既作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耶稣说。并不是我们怎样对待最重要最有影响力的人,而是我们怎样对待相信耶稣的人中最卑微,最被藐视的人。现在你能明白我心灵最深处受到震撼,好像上帝把我放进磨盘里

这是一个可怕的战争,我向上帝呼求,"哦主。我不能这样生活。这违反我的本性,我做不到!这样我会死去。"但是上帝的话语清楚的对我的心说,得着生命的,将要失丧生命。为我失丧生命的,将要得着生命。

我们为我们的生命征战,为我们的生存征战。但正是天上的上帝让我们有这么多的困难。有时候看起来没有他反倒比与他同在时要容易一些。但是全能的上帝说,"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我们播种的,将要收百倍。我们对别人做的,别人也会做在我们身上,百倍的更糟,或者百倍的更好,因为上帝在那里。没有上帝一切都会容易很多,但是他为我们的缘故让事情变得困难。除非,我们顺从他的旨意让他成为我们生命的主。但那意味着什么呢?并非仅仅是嘴上说让他做我们生命的主:主耶稣,你是主!让他做我们的主意味着我们按着他的道去生活,相信圣经,顺服他。

一天事情非常困难,于是我祷告,"主,我不能这样下去了!"上帝回答说,"Erlo, 难道不是你祷告复兴吗?现在你说'我不能这样下去了'好吧,就这样,我不来。你求我降下,我降下了,要开始复兴,但是我是从我的家中而不是外面开始。"

也许现在你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祈求复兴,但是很少人真正经历复兴了吧。为什么呢?原因就是很多基督徒在祷告复兴的时候只是用嘴唇来祷告。当复兴来到的时候,他们转回变成复兴的敌人。他在这样的经历中教会我们:如果一个人拒绝上帝的灵做工,只能是因为那个人的生命中还有罪-而那个罪常常是奸淫!即使在所谓上帝的儿女的生活中也有许多的污秽。这就是为什么上帝在圣经中告诉我们审判会从神的家开始,换句话说,从教会开始。

我记不清上帝要从我的生命中清除多少东西。我一次又一次试图与他讨价还价,要指教他,根据我们的想法在我们中间作工。上帝于是回答说:"我是学校里的孩子吗?我是上帝,我随自己的意愿行动。你不能把我放到你的模式中去。除非你准备接受我,否则我不会降下,因为我是主,除我以外没有拯救。我不需要别人告诉我该作什么。"

那对我来说是在是个藩篱,我进行了非常激烈的斗争但是最后说,"好吧上帝,愿你的旨意成全。按你的方法作工吧!"接下来一个问题是我怕事情会无法控制。但是上帝有他的次序,只要上帝掌管,就没有什么事情会无法控制。

虽然我不知道,但是上帝在我身上做工的同时,也在整个教会中做工。他给他们定罪。一个人到另一个人面前请求宽恕。丈夫们与妻子们和解。孩子们同父母谈心,就好像朋友们一样。"我说了不好的话,请原谅我-原谅我,我心里对你有苦毒-我在你背后说闲话。对不起,我应该先来找你的。"因为耶稣教导我们,"倘若你的弟兄得罪你,你就去,趁着只有他和你在一处的时候,指出他的错来,他若听你,你便得了你的弟兄。(马太福音1815.如果我们在弟兄背后议论,我们就会遭遇地狱的火,就像他会因他的罪遭受这火一样。

一直叫我牧师的祖鲁人现在开始叫我父亲。祖鲁一般不会这样做。只有他们自己的人才会被称作父亲。我很惊讶,因为他们不可能知道我和上帝之间发生了什么。他们突然对我表现出更大的尊重,并且愿意为我牺牲生命。

从属灵的意义上讲,这当然是因为我失丧了自己的生命,降服于上帝。我见证上帝话语的真实性:凡为我的名失掉生命的必要得着生命。That is also applicable in regard to the possibility that our very lives might be demanded of us.

有人建议我说:"你必须离开。我们不想你被共产主义者或者间谍杀死。" It could be that I will be the first whose life will be taken.但是即使是这样,我仍然可以见证"凡为我的名失掉生命的必要得着生命。"对我来讲这样死去意味着生命的冠冕。我所能做的最大的事情就是为我的主流血,以此作为他为我流尽最后一滴血的感谢。

 

第六章

 

圣灵的工作

上帝在我们聚集的时候降下圣灵。突然我们好像听到风的声音。我隐约知道发生了什么,并且试着用一个小例子说明。就好像紧压的空气从气泵里释放出来,好像风吹过我们每一个人。 上帝的灵降下了,没有人需要解释"看,上帝在我们中间了。"不用别人说,每个人都感到上帝的同在。

我所能做的只是跪下来敬拜上帝。接下来发生什么了呢?上帝的灵遮盖了那个地方,那整个地区,并且把人带来。第一个人就是一个巫师,他住在离这七公里远的地方,并且曾经是一个训练巫师的学校的负责人。

上帝开始打破撒旦的捆绑。用先知以赛亚的话说"那时你降临,山岭在你面前震动,, 好像火将水烧开,又像火烧干柴。当我问这个巫师"你想要什么?"她回答说:"我需要耶稣。他能救我吗?我被地狱的锁链捆绑。他能打破这些锁链吗?"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12年了我一直没有办法让巫师悔改,有时几个星期一直努力,但他们一直坚持他们的能力是上帝的恩赐。

但是现在,突然,一个巫师站在我面前告诉我她是生病的,她厌恶生命,并且被地狱的锁链捆绑。

"谁告诉你的?"我问她。

"没人告诉我。"她回答说。

"谁向你布道?"

"没有人。"

"但是我不明白。你从哪来?发生什么了?"

"你为什么问我这些问题呢?不要浪费我的时间!如果耶稣现在不救我,我今天就会死,并且下地狱!"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形。我继续问她,"你准备好打开你的心接受耶稣基督进入你的生命里吗?"

"我准备好任何事。"

"你准备好承认你的过犯 吗?"

"是的。"

做完所有这些之后,她说,"为我祷告,让耶稣赶出那些邪灵。她按名叫他们:Izizwe, Indawo, Indiki这些不是想象出来的概念。如果一个人被Lzizwe所附,他就能说出从没有学过的语言。

我不知道怎样为巫师祷告。以前我试过给一个来找我的被鬼附的人祷告,我以耶稣基督的名要求那些鬼离开。但结果是我成为魔鬼嘲笑的对象!我那个时候不明白。我们在使徒行传里读到人们把手巾放在病人身上,病就退了,恶鬼也出去了。但是我没有得到任何结果反而成为魔鬼嘲笑的对象。现在我站在那里,应该为一个巫师祷告。我叫来了五六个同工围着巫师坐成一圈。那个女人是个文盲,来自内陆,从来没有给欧洲人或者说英语的人工作过。我们围着她坐在椅子上,用得胜的声音唱复活节歌曲:他复活了-他是大能的胜利者-他胜过魔鬼-他战胜罪恶和死亡-我们不用惧怕-他用宝血付了赎价!

当我们反复唱诗的时候,那个女人突然从她的椅子上跳起来趴在地上,像个野生动物一样。她看上去就像一个准备捕食的老虎。她的眼中出现一种不可思议的恐怖的眼神,以至于一个同工恐惧地夺门而逃。我们不得不把他叫回来,让他冷静下来,并且告诉他我们不用惧怕,因为耶稣已经打破魔鬼的势力。于是那个女人开始用英语和我们说话,而她在学校从没有学习过英语。突然,她里面有很多狗开始狂吠。屋子外面的人都能听见。我兄弟的一条大狗从很远的地方跑来跳到那个女人面前找其他的那些狗。一个人可能模仿一只狗的叫声,

但是没有办法模仿很多狗的叫声。当这一切结束之后,开始有猪的呼噜声和尖叫声从她身体里发出来。于是我们奉超乎万名的耶稣之名命令黑暗的权势离开。"我们是300个强壮的武士,我们不会离开这个人。"他们呼喊。那不是女人的声音。我们祷告,"哦主, 给这个人自由!"突然那些魔鬼说了一些惊人的话。他们说,"我们认识父神,也认识神子,但是既然圣灵来了,我们非常灼热。他的火太热了。"

这让我想到圣经中,": "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灵方能成事。(撒迦利亚书4:6.以弗所书612"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辖管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这些年圣经对我来讲好像一个迷。一个人怎么能与属灵的力量争战呢? 那时我意识到那不是肉体与灵的争战,而是上帝的灵与黑暗的灵的争战。

这样前一百个邪灵尖叫着离开,接下来又是一百个。那个时候,那巫师的表情非常黑暗和恐怖,但是邪灵一离开她,她的表情立刻就变了。她看上去好像一个一直在主的同在中生活了很多年的圣徒。天上的容光照在她的脸上和眼中,她喊出,"哦,太神奇了!耶稣释放了我!耶稣打破了地狱的锁链!"

然后那个巫师找到其他的巫医,被鬼附的,一个接一个,一天又一天。两三个月里我们几乎无法休息。我们日夜忙碌有的时候甚至没有时间吃饭或者换衣服。上帝的灵实实在在进入人们的里,把他们带到我们这里来。我问他们每一个人,"谁把你们带到这里来的?"

"没有人。"

"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谁邀请你们了么?"

"没有人。"

我们一次又一次听到同样的回答,同样的故事。

"我们无法解释,但是这一定出自上帝!有一种力量驱使我们来到这里。我们没有办法睡觉,没有平静,我们所能看见的只有我们自己的罪!"

这就好像耶利哥的城墙倒塌。被鬼附的来,按名字叫出他们里面的邪灵,数出他们得数目。发生在我们中间的很多事我们不去告诉别人,因为人们不理解,觉得这就好像童话故事一样。但是天地间还有很多我们人不理解的事情,非得经历才能明白。

几百人来到Mapumulo,我们一天里没有认识时候能够走出大门,每天都有一百人两百人站在门外。

曾经硬着心的罪人们像孩子一样哭泣。我们问,"怎么了?"他们回答说,"我们是罪人!"上帝的灵给他们定罪,让他们看到上帝的义和他们的不义。就好像审判的日子已经来到了。

我记得一个从Msinga来的异教的祖鲁人在房间里哭得就好像被很多人痛打了一样,因为他哭得声音太大了,我走进屋子问他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了?"我问他。"我离地狱只有一英寸那么近了-再有一英寸,我会下地狱的。"他哭着说。我们必须一次又一次地对这些人说"耶稣地宝血可以洗净你一切地罪。""你不能简单这样说,"他们回答说,"因为你不知道我们犯罪是多痛苦。"定罪非常深刻,以至于他们中许多人不相信耶稣会原谅他们。一般的认罪祷告并不能满足他们。他们每一个人都要单独认罪。接着光照到他们,他们相信耶稣已经赦免了。他们的脸庞像天使一样闪耀。他们带着眼泪来,心中充满喜乐地离开。他们地生命已经被改变了,万事都更新了。女人们回到家里她们地丈夫惊奇地说"发生什么了?你看起来就好像一个新人了!以前家里总是你说了算,现在竟变得柔顺了。"

曾经有一个人在家里凭着暴力掌权,他甚至不像一个人,而像一个野兽。他妻子的改变让他非常惊奇,"你怎么了?我以前喝醉酒回家,我们总是吵架。但是现在你不说话了。"她不像以前一样粗鲁地呵斥丈夫,而是亲切地给他端来热水洗脚,给他铺床。丈夫不明白妻子为什么会有这样地变化,对她说,"到底发生什么了让你变成这样?你以前总是生气,现在竟然不说话了。你让我感觉像一个国王。你是不是去Mapumulo见了基督徒?你是不是变成基督徒了?你是不是相信白人地上帝了?"他又说,"如果白人地上帝能让你这么驯服――这是我都用鞭子都做不到地事情――那么他就有些价值的。"

很多年前南非一个著名地驯兽师说,"我能驯服任何狮子,但是却没办法驯服我的妻子。"这样你就能想象,当妻子完全改变的时候,那个丈夫有多惊讶了。这是主耶稣一个有力的见证,在妻子变成基督徒之后,丈夫也来到我们这里,得救了。

孩子们也信主了。他们回到家里,父母问,"孩子,发生什么了?原来你总是争吵,你总是抱怨作业,但是回家就聊天。现在你这么听话,认真的做事情。谁改变你了?你变成基督徒了吗?"然后父母们也来,把生命交给耶稣。

上帝点燃了火焰,火在每个村庄,每个山上蔓延,一个星期,甚至一天内就有几千人得救。南非的祖鲁人和廓撒人都是这样。上帝所能做的是无限的。一次在最大的节日的末日,耶稣不管人们想要杀他,在人群中大声说:"人若渴了,可以到我这里来喝。信我的人,就如经上所说,从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盼望上帝加给每一个把自己称为真正的基督徒的人,如经上所说。我不相信要祈求复兴。复兴是按着圣经去生活后的结果,我们应每天按着圣经去生活。这就是说我们每天都要与真神上帝有亲密的交通。上帝愿意他的教会是散发他容光的纯洁的新娘。

第七章

随复兴而来的神迹

当上帝开始在Mapumulo的人心灵喝身体上动工的时候就好像使徒行传里重复提到的,出现异能,神迹。我们从没有直接求这些。我们的祷告只是,"主,在我们中间作王,因为你是古时全能的上帝。"因为我们亲自经历了这样,就不相信有人说:上帝在第一个世纪中做这些事情,但是现在没有了。"我们证明上帝在今天仍是一样的,他在宝座上作王!

我们经历有病的被医治,有的人甚至不用祷告,只要来到这里就痊愈了。有些人很快就被医治了,甚至在聚会开始之前,有些人在聚会中被主治愈。有些人热情地呼喊,"永远不要吃药了!我们不需要!"我们于是提醒他们不要这样说。立下一个誓言,然后反悔是非常容易的。当一个人很健康的时候,他很容易说他永远不用吃药,但是魔鬼听到了,于是魔鬼让地狱中的势力攻击他,使他头痛,于是不得不去找阿司匹林。这时他就打破了誓言,也就成了他的罪。如果上帝不给我们这样一个律法,我们也不要自己创造出一个来。我们这样建议那些人,"倒不如说,如果事情就那样发生了,那么因着上帝的恩典,我们就不用吃药了。但是不要许下任何你不能遵守的诺言。"问题就是我们常常许诺,然后在日落之前,我们就已经完全忘记了。

但是上帝并不忘记。在审判的日子他会要我们作出解释。这就是为什么圣经中说:"你向耶和华你的神许愿,偿还不可迟延;因为耶和华你的神必定向你追讨,你不偿还就有罪。"(申命记2321

我说到这节经文是为了说明主怎样做工。

从那个时候,祖鲁人不再说基督信仰是白人的信仰。他们不再那样说了。他们已经经历到了耶稣也是他们的上帝。

我记得有一个瞎眼的人,眼睛突然开了走来走去,摇着头哭喊"耶稣是我的上帝!他真的是我得神!"病人被抬来放在地上。有时甚至聚会没有开始,他们就站起来行走了。

这些人常常摇着头说,"我们不明白。我们这些异教的人变成基督徒,但是我们看到基督徒变成异教徒。我们异教徒穿上衣服,基督徒却不穿衣服了。"很多年前,白人妇女中很难辨认哪些是基督徒,哪些不是。现在就很容易了,因为我们甚至可以从衣着打扮看出来。有些人只穿非常少的衣服。我们就明白为什么异教徒这么说了。

曾经一个人长了很大的瘤子,甚至下半身都不能活动。他到聚会中来。几百个人围着他坐在草坪上。突然人们站起来,什么都没说退到另一边去了。我问,"怎么了?"我看到之后就明白他们的反应了。这个人的瘤子破了,散发出很难闻的味道,人们都没办法坐在那了。同工们来清理他的伤口,给他清洗,洗完之后,那个人就站起来行走了。

我只能举一些例子。我感觉就好像约翰,在福音书的末尾写道,"耶稣所行的事还有许多,若是一一地写出来,我想,所写的书,就是世界也容不下了。"虽然关于复兴已经写了好几本书,但是好像还没有写出上帝的作为,因为上帝所做的远远超过所能写下的。

在上帝医治疾病的时候,我们想到那个我们尽力祷告,争战但是仍然没有被医治的女孩。我们向上帝祷告,"哦主,如果那个女孩和她的母亲仍然活着,请你让我们再能见到她们。"因此当见到那个女人和她的女儿走进我们在New Hanover聚会的帐篷的时候,我们非常惊讶。那个傍晚,上帝以他的怜悯完全医治了那个女孩子。

一个被医治或者归信的人常常成为他身边人的祝福。几个星期之后我们本应该到那个地区去传福音,而每次我们都能看到已经准备好接受救恩的人。这都是因为有人信主,而周围很多人都因他被感动了。

有一次我们被邀请露天聚会,我们接受了,并且聚会在星期二下午一点开始。祖鲁人不是非常准时。如果时间定在一点,他们大概在两点到齐。我们已经习惯这种情况了。但是那天我们1230到会场准备的时候,看到已经有三四百人在那里了。我们惊奇地问:"你们准备好了?你们几点来的?"他们说,"有的人早晨六点就到这了。"这不是他们离开家的时间,很多人到这里来要走几个小时的路程。但是,他们对于福音这样饥渴,以至于走了很远的路,在聚会前六七个小时到达这里。我们于是决定立刻开始聚会。

那时候我们的聚会尽可能短,因为没有长时间布道的必要。他们会告诉我们他们被极大地定罪,并且非常想要承认这些罪。于是我走进一个老房子准备一个短暂的讲道,并且对同工说,"我们为他们祷告之前,先给他们时间单独与上帝相处。"

现在我想说一点关于医治的事情。我们通常不为那些非信徒祷告医治。从神来的医治常常是从心里开始的。圣经雅各书516教导我们:彼此认罪,互相代求,使你们可以得医治。最先开始的是对灵魂的医治,所以如果有人说"我得了严重的关节炎",另一个人抱怨说,"我头疼难忍。"那么我们对这些人说,"很好,谢谢告诉我们你们身体的需要,但是我们先从属灵的疾病开始。好不好?"这些常常是生活中常常发怒的人。发怒是一个可怕的事情。实际上在我们还有怒气的时候,上帝不允许我们祷告,保罗在提摩太前书28说人应当祷告,"我愿男人无愤怒,无争论,举起圣洁的手随处祷告。"无愤怒。因此一个人心里怀怒地祷告,就是违反上帝的话语了。

圣经中有很多这方面的教训。圣经中甚至说如果一个人对他的妻子苦毒,祷告不会到达上帝那里,所以他不能祷告。我们生活的世代,不论一个人生活是否合神心意,他都祷告。主耶稣说,"所以,你在祭坛上献礼物的时候,若想起弟兄向你怀怨,就把礼物留在坛前,先去同弟兄合好,然后来献礼物。"(马太福音52324

我们必须自问是否违反律法了,或是我们是否遵守了耶稣的教导。

人们来求问的时候,我们告诉他们身体的需要是其次的,灵里的疾病才是最先需要对付的。一个灵命不好的人可能苦恼,愤怒,愤恨或者其他什么。让这个人得着自由要比单单医治他的身体宝贵一千倍。在复兴的时候,不用对人们讲这些。他们会来告诉我们,"我们生病了,但是我们不为此担心!为我们祷告,让我们灵里先得着医治。"在这样的聚会中,几乎每个人离开的时候都洁净了生命,与上帝和好。有时候太阳下山了,我们告诉人们必须回家了。"不,"他们说,"回家有什么用?如果回家是赢得全世界而失去灵魂的话。我们只想和上帝在一起。"

人们常常要等上几天才能和我们谈话,但是他们不回家。他们只是耐心地等待。"我们不能忍受生活在罪中,"他们这样说。"我们必须认罪。我们需要罪过得赦免。"这就是我们为什么尽可能缩短讲道时间得原因。

就像前面提到的,当我正在准备一个很短的信息的时候,一个同工进来说门外有一个印度教女人想要见我。"这不可能,"我说,"别人已经等了很长时间了,让她告诉你吧,然后你再来告诉我。"那个同工出去告诉印度教女人,不过那个女人非常固执,不信任这个同工。因此他回来告诉我这个女人只想见我。我又让这个同工告诉女人我很忙。就着样反复几次,最终我说,"好吧,我去。如果事情不合我意也没有关系。"

我看到她和她16岁的女儿在一起,然后她告诉这个故事:你看见我女儿么?她从出生起就治理不正常,可能因为大脑受到伤害。我到处带她去看病,但是医生都说她没办法治好了,也就是说她一生都要那样了。所以我带她到印度教庙里,但是即使是我们的神灵们也不能帮她。两个星期以前我遇建议个祖鲁族黑人,他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带你的女儿去Mapumulo呢?那有一些侍奉主耶稣的基督徒。如果你带女儿到那里,他们会给你的女儿祷告耶稣,耶稣就会医治。"当我听到这个的时候,我说,"这就是我要侍奉的上帝!"当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女儿就被医治了!她完全正常了。就是她,你可以和她说话。

我跟那个女孩子打招呼,和她说话,她看上去非常正常。"从现在开始,我想要服侍你的上帝,"她说,"我们的神灵都没有用,唯有你的上帝医治了我。"

我们应该在山顶上向全世界呼喊:世界上没有其他的神像耶稣基督这样!什么时候所有的人才能承认除他以外别无他神:他是万主之主,万王之王?

南非的焦点之一是Tugela Ferry.那里连年战争,已经持续了一百年,无数人死于战争。但是复兴也在那里开始了。我们计划周末在那里举行一次聚会,星期五,星期六和星期天三天,地方都已经准备好了。聚会之后,很多人留下来等待谈话。复兴开始之前,我通常邀请人们来相信耶稣;但是复兴开始之后,这已经毫不必要了。他们自愿留下来。我们读到使徒行传,发现使徒也并没有邀请人们来信耶稣。在使徒行传237节,彼得讲论之后,"众人听见这话,觉得扎心,就对彼得和其余的使徒说:'弟兄们,我们应当怎样行?'然后使徒告诉他们应当怎样做。我不想说邀请人们来信耶稣是错误的,如果有上帝的带领,这样是可以的。

Tugela Ferry一次聚会之后,有几百人留下来说"如果不和上帝讲和,我们就不回家。"那时候我非常疲惫,就对同工们说"我必须要躺下睡一小会了,如果你们有什么事情就到我的房间里来找我吧。"大概午夜的时候,他们进来叫我,"外面仍然有几百人希望能够祷告医治。"我对同工们说,"这些人有没有谈过话,愿意和上帝和好?他们有没有按雅各说的'彼此认罪,互相代求'?他们回答说,"是的,我们已经都谈过话了。但是现在还有两百人需要特殊地为他们祷告。"我们知道不能一一单独祷告,所以我们分组进行。遇到有这么多人的情况时,我们通常从一百人中选两三个特别需要代祷的单独祷告,其他的人就一起祷告。这次有10个盲人,同工问,"我们应该为这些盲人分别祷告吗?"我同意了。所以我们到他们的房间里,那些盲人开始喊道,"我们能看见了!我们被医治了!"他的同在是如此的大能,以至于在人手碰他们之前,耶稣就已经医治他们了。所有的盲人都被医治了。

现在我想说一件非常不一般的事情,和这是个盲人得医治也是有关系的。那个星期下午,一个同工在开车去Tugela Ferry的路上,车上坐满了想要参加聚会的人们。在距离目的地四五十公里的地方,他看见路边站着一个盲人妇女和她的女儿,那个女人伸手拦住车。这个同工停下来问她需要什么帮助。

盲人妇女说,"我听说什么地方有个聚会,我也想去。你能带上我么?"

同工回答说,"对不起,但是实在没有地方了,车上完全满了。"

有人不明白为什么车上没有地方了,因为他们还能看到有一点点的空间。他们不明白汽车有载重限制,但是那个时候汽车已经严重超载了。那个弟兄试图解释,但是那个女人开始哭泣,于是同工想到一个解决方法。

"唯一的办法就是一两个人自动下车,你们才能上车来。"

但是谁也不想留在那个陌生的荒野里。于是他们只好把那个哭泣的女人留在那里。

这是星期五下午发生的事情。星期六晚上,10个盲人在Tugela Ferry得着医治。然后发生了一个更大的神迹。星期天下午,一个白人同工开着超载的车有一次经过遇到那个盲人妇女的地方,没有看到盲人妇女,但是看到了一个异常兴奋的女人,她也被医治了。她高兴地宣称耶稣医治了她。

"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

"昨天,星期六。"

"什么时候?"

"晚上,"女儿回答说

他们比较了时间,发现主在医治那十个人的时候医治了这个女人。主看到她的心,并以他的恩典医治了她。现在人们就该明白为什么说"没有别神能像耶稣"了!

Tugela Ferry周末还发生了另外一件所有人都无法忘记的事情。一个女孩子被用担架抬到讲坛前面附近。星期五和星期六晚上的聚会我都注意到她。她像死人一样躺在那里,,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她甚至不眨眼睛,只有右手的一个手指可以费力的移动。后来我听说了她悲惨的经历。

她完全瘫痪已经有18个月了,前后在5个不同的医院接受治疗,但是医生也束手无策。于是她的亲人把她接回到家里,开始带着她走访巫医。其中一个巫医给她用了一种可怕的"药"--把青蛙抓来放在锅里煎熟,放在女孩子的头上,烫她的皮肤和头发,但是那个女孩子并没有从这种可怕得"疗法"得着医治。最后她的姐姐-一个教师-把她带到Tugela Ferry. 同工告诉我她18岁,名字叫Anagreta, 希望我们能为她祷告。

"但是如果我们不知道她的属灵光景,怎么能为她祷告?"我问他们。她有没有认罪,和上帝讲和呢?

"是的,"其中一个同工说        

"但是她是怎么做到的呢?她甚至不能说话呀!"我惊讶得问。

"我们小声在她耳边说,问她是否承认生命中有罪。"         

在这里我要强调,如果一个人不知道自己是个罪人,那么让他来接受耶稣是没有用处的。如果一个人不知道自己患了癌症,那么把他带到一个医生面前有什么用呢? 首先让他知道自己患了癌症,那么不用别人说,他自己就会去找医生。他甚至会完全准备好到医院接受手术。

我没有放弃,继续追问同工们:"那个女孩子知道她是个罪人吗?"

"是的。"

"你们怎么知道的?"

"我们说了几个罪行,问Anagreta她是否曾经不顺从父母,是否曾经不友好,生气,没有爱心,或者她有没有撒谎等等。她眨眼睛,我们就能明白她在说是或者不是。最后我们问她,你愿不愿意我们和你一起祷告,求耶稣进入你的生命,洗清你的罪?"我们看到她同意了。我们就和她一起祷告,现在她希望我们能祷告她身体得医治。"

然后我们看到上帝得能力怎样在那个女孩子身上彰显。就在几百人一同为她祷告的那个晚上,我们看到她的骨头像微风吹过时的树叶一样抖动。一种看不见的力量抓住了她,她从床上站起来,开始跑!就在那个时候,主耶稣完全医治了这个女孩子!

几分钟内,几百人都聚集到这里,没人知道他们是从哪来的。没有教堂的钟声,没有电话,很多没有来参加聚会的人也都来了,其中有三个在Tugela Ferry地方政府工作的不敬虔的人他们问"那个被医治的女孩在哪?" 我们指了指她,他们说,"我们想跟她谈一谈,不要任何基督徒在场。允许我们问她几个问题么?" 我们同意了,于是他们把他带到一个屋子里仔细问她,一会他们把女孩子带回来,对她说"医治你的上帝能够让活人死去让死人复活。他能做别人做不到的事情。对他忠心到底。" 这是不信的异教人的话。

这个事情像野火一样传遍整个地区。有几天的时间,好像甚至空气中都满是上帝的同在。一个人只有经历了才能明白。人们到那个地方,承认自己的过犯,只是因为经历了上帝的同在。

第二天早上同工们问我能不能带Anagretapomeroy监狱因为她父亲在那里工作。他们开着车和她一起去。敲开监狱大门的时候,开门的正是她的父亲。他看到女儿和这些同工们非常惊讶。Anagreta走向他的时候,他以为是个鬼魂,喊道"是你吗?""是的,爸爸!"他的父亲看到这些非常高兴,以至于忘了关上监狱的大门,同工们对他说,"你最好锁上门,不然犯人就都跑了。"然后他们告诉他发生了什么。

最后,让我为这样一个事实作见证:我们主耶稣基督的能力超乎一切。他说"天上地下一切的权柄都赐给他了是真实的。这是他被接升天之前对门徒说的。然后发生什么了呢?有一些人敬拜他,但是其他人却怀疑他!人们很难相信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他了,但是马太福音2818清清楚楚地说道"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正是因为这一点,他的门徒才能够履行他的命令"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额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这是怎样的一个上帝!一个救主!盼望上帝能保守我们不羞辱他的名,反而能让万民从我们身上看到上帝的道是真理。

结语

距离Mapumulo复兴的开始已经有32年了,但是活水的江河仍然在流淌,事实上,这水不停地在上涨。这活水江河地源头,上帝的道,继续在这个地方,并且在整个世界传扬开来。

祖鲁人小小的聚会变成了总部设在Kwasizabantu(意思就是人们找到帮助的地方) 的教会――就在离Mapumulo不远的地方。无数人不断寻找并且找到他们灵魂和身体的帮助。自从复兴开始以来,每一天都有人认罪,悔改,在耶稣基督里寻着活波的信心。

虽然这个教会有一个足以容纳4500人的建筑,但是仍然因为大量寻求上帝的人而显得狭小。每日的聚会中常常有成百上千人参加,这其中不仅有当地人,还有来自南非其他地区的人,甚至来自其他国家和其他大洲的人。一个来访的牧师说这就好像第一个五旬节时的情形。当我们问他这是什么意思的时候,他说,"我数了一下,在这一个聚会里有来自14个不同国家,讲着不同的语言的人!"

因着上帝恩典的带领和奇妙的供应,一个可以容纳10000人的礼堂建成了。除了用于主日崇拜,这个礼堂还被用于青年聚会,同工会等等。

复兴中心现在约有140个分部,这些分部有些已经成为当地的教会中心。比如在Tugela FerryBarney Mabaso牧师带领一个有28位全时间侍奉的同工的教会,学校,和一些社区发展项目。

Erlo StegenKwasizabantu带领一个由130位同工和150位短期助手组成的团队.这个团队被不断邀请到学校,青年小组和不同宗派中布道。

虽然Kwasizabantu并非任何教会所属的布道团(人们被鼓励回到自己的教会中为主作光),但是在很多国家还是有一些与它有联系的教会。德国,法国,罗马尼亚,瑞士,荷兰都有由Kwasizabantu弟兄买或建造的中心。

1986年开始,一个非常成功的基督徒私立学校,多米诺修士学校,(Domino Servite School训练从一年级到12年级的小孩子。学校里有超过500个孩子,因为距离的原因,大多数都是寄宿的。 除了多米诺修士学校,教会还有几个其他教育项目,包括"雪松教育学院(Cedar College of Education)-这是一个私立基督徒师范学院,设有四年课程。这个学校被Potchefstroom高等基督徒师范大学承认。Thabitha成人学校-为训练成年文盲读书,写字并进行进一步学习。南非考试中心大学-为在这所学校学习的学生和当地居民服务。

超过20个项目计划产生基金。Kwasizabantu教会有一个原则,那就不是不去请求或写信要求奉献。340公顷耕地提供教会成员使用并且出售出产。一些计划包括-温室计划,包含一个巨大的温室和塑料管,生产出高质量的蔬菜。

一个新西兰葡萄园,为当地和国际市场生产水果。

一个出版社出版单张,时事通讯,书籍

一个果酱工厂,出产大量家酿果酱和腌菜,为教会使用并且出售。

一个烘焙工厂,每天至少烤400个面包,并且同时出售糖果。

一个奶制品和酸奶生产厂。酸奶被销往商店,医院,机场公司

一个水厂(Ekhamanzi)出产瓶装水和果汁,销往南非和国际市场。

所有这些都要归荣耀给耶稣基督,是他以复活的大能成就了这些,虽然有敌对,批评,误解甚至辱骂(根据马太福音511)。这并不令人惊讶,因为上帝做工的地方,魔鬼也总是在搅扰。当它的猎物被夺走,它的国度被破坏的时候,它总是非常不安的。Erlo Stegen和他的同工门因着上帝的恩典,决心坚定只依靠圣经的真理站立,不论其他的赞扬或是诋毁。

盼望敬虔的读者们能能够为上帝这一宝贵的工作祷告,使它能够在圣灵的能力中继续前行。

我们用腓力对拿撒勒人的话对那些怀疑者说:你来看!(1998,四月)

Kwasizabantu Mission
http://www.kwasizabantu.org.za/